久久中文 - 历史军事 - 迹部妹妹的警校组日常在线阅读 - 8 八朵玫瑰花

8 八朵玫瑰花

        “五条前辈……”

        “晴美前辈她……真的决定之后不去做咒术师了吗?”

        青年仔仔细细翻阅着上级审批下来的文件,在看到熟悉的人名,以及咒术师退役请求通过的申请表格后,他再三确认之后,回头询问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的银发男子。

        “嘛,不管之后的情况如何,我们现在还是让她稍微休息一段时间吧。”

        被称作五条前辈的男子见青年依旧神情沮丧低落,他伸了个懒腰,而后起身转头,大咧咧的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灰原,小道消息,听说她要去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了哦,说不定未来我们幸运的话还能在里外世界工作对接时碰到她,开心一点。”

        其实并不是小道消息,他就差直接动用人际关系省时省力直接塞她进学校了,还得是那丫头自己要求要亲力亲为的考试。

        灰原雄浑身一怔:“原,原来如此!晴美前辈不管抉择了哪条道路,都没有放弃想要守护……”

        但是青年又仔细想了想,继而反驳道:“可是不对啊五条前辈,我们平时依旧可以有空的时候就去晴美前辈她的家里做客啊。”

        “……啊,那就算了吧,我不想正面对上那个闪闪发光的恐怖妹控阿土伯,也不想沐浴在他的响指玫瑰花里,感觉很可怕。”

        五条悟仿佛回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他连连摆手。

        “晴美前辈的哥哥其实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妹妹啦,就像我想要保护自己的妹妹一样。”

        灰原雄挠了挠头,笑了。

        也确实,这小子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能够活跃整个咒术高专的气氛,工作非常拼命,他的唯一底线却是不想让拥有咒力天赋的妹妹去当咒术师。

        五条悟收回了放在灰原雄身上的目光。

        而且也不怪灰原这小子总把晴美前辈记挂在嘴边,毕竟他的性命……都可以说是她当年保下来的。

        那是一次误判,上级将一级咒灵误判成了二级咒灵,并且派发了任务给实力并不能企及一级咒灵的灰原雄和七海建人。

        也不知道到底是属于山地大猩猩的超直感还是什么别的东西,迹部晴美要求跟上了后辈的那次任务,自称想要当个术式指导。

        这也直接避免了无从预料的情况发生,毕竟最坏的情况,就是俩个人都……

        “警察啊,说起来,我小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梦想呢。”灰原雄这样说道:“真不愧是温柔的晴美前辈。”

        “温柔……吗?”五条悟重复了一遍灰原雄对少女的形容词。

        记忆里面的少女,确实自始至终都是会温和的笑着的。

        她的脾气很好,也没有什么传说中大小姐的架子,虽然不会像她的哥哥那般一举一动都恨不得将华丽之词贯彻始终,却拥有着世家大小姐的优雅与风度。

        还记得迹部晴美最开始入学咒术高专的那个时候,她有些过于内敛了,仿佛将自己封闭在一枚茧中,在险些被他触碰到时还会一惊一乍的道歉,说请不要靠近她,怕伤害到别人,诸如此类的话语。

        但是,她愈这样一惊一乍,青春期性格恶劣的像个问题儿童的五条悟就觉得格外的有意思,愈喜欢逗她玩。

        “伤害?挺有意思的,毕竟我几乎没被伤害过。”

        那一次,他有些先入为主的断定了纤细娇小的女孩大概没什么强力的咒术,于是笑嘻嘻的拍着她的小脑袋:“我很好奇啊,那我把无下限解除了,接下来的对战里,小晴美自由发挥?”

        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在这之后嘛。

        ……怎么说呢。

        他见过开高达的,但是他没见过人形自走高达。

        那是五条悟难以回首的狼狈往事,唯一庆幸的是,在场的除了晴美,另外一位目睹一切的人,现在也不会站在他的面前嘲笑他了。

        五条悟噗的笑了一声:“其实你眼里温柔的晴美前辈她啊……在某些时候可是很凶的。”

        而且立场十分的坚决。

        灰原雄:“……欸?”

        “她不想让我们打架,说会吓到硝子。”

        “也不希望看到我们伤害到对方,希望我们把力量用在正确的地方。”

        “所以,在最初的几次警告无效之后……”

        被冠以人形高达.山地大猩猩.来自氪星.超级赛亚人之称的晴美,就会撸起袖子加入他们的战斗。

        然后到最后,他就会和杰被迫握手言和。

        “……”

        五条悟无奈的耸了耸肩,语气无奈的感叹道。

        “真是的,你也好,他也好。”

        “一个个都任性的不得了。”

        —

        这个时候的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倒是实打实的体会到了这位拥有着绵软和煦笑容女孩子的超可怕气场。

        总之就是,俩个人低着头坐在她的寝室门口,一副仿佛自己做错了事情的样子,乖乖巧巧一句话都不敢说。

        后者将医药箱咚的一声放在了地上,俩个人的身体也一齐跟着一颤。

        这个点别说是校医院,就连附近的诊所都已经关门了。

        而俩个人不是很想兴师动众去大医院处理外伤,松田阵平更是大咧咧道:“你不要担心,晴美,这点小伤让它自己随便长长就好啦,嘶——”

        因为说话时牵拉到了脸颊的肿胀,他没有控制住痛呼了一声。

        迹部晴美瞄了他一眼:“牙也能长好吗?”

        松田阵平闻言回答:“哈哈,你没想到吧,我这颗本来就是假牙!”

        言语里甚至有七八分的自豪。

        晴美:“……”

        手好痒,想揍人,怎么回事。

        “跟我回去吧,我多多少少有些经验,可以帮你们处理一下。”她叹了口气。

        就算力量再怎么强大,她拥有的还是人类的血肉之躯,最初与强大的咒灵战斗时也会受伤。

        虽然硝子可以妙手回春,但是关键点在于她要带着还算完整的身体回去见硝子,失血过多和伤口发炎都是难办的情况,她需要学会自行处理。

        俩个人闻言,都将头摇的像拨浪鼓。

        “松田同学,降谷同学,你们俩也不想明天顶着猪头帅哥脸的样子被萩原同学和诸伏同学看到吧。”

        松田阵平/降谷零:“……”

        这个时候应该开心吗?毕竟她多少还在猪头后面加上了帅哥这个后缀形容词。

        最后,她还是将俩个人拎到了自己的寝室门口,因为她平时会在用来收纳的咒具里面放很多处理伤口的药物——警校这边都是单人寝室,日常也没什么太多的封闭管理,所以三人轻轻松松就上来了。

        越靠近迹部晴美的寝室,松田阵平就越有些扭扭捏捏的,而且不止是他,降谷零也有点别扭。

        也不知是因为今天晚上对晴美亲生哥哥的误会,还是恰好被她逮到了双人互殴,或者被迫和蛮讨厌的对方站在一起,亦或者马上就会人生中第一次进女孩子的房间……

        咳咳。

        虽然知道晴美同学是因为好意所以带他们回来处理外伤,但是,这个,啊,总归会有点不好意思……

        他们前脚还在这里使劲做心理建设呢,下一秒,却只见晴美愣在自己寝室门口,脸颊微微红了红,而后结结巴巴留下一句:“那,那个,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很快的。”

        随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咻咻两下就完成了开门,窜进去,关门这三个动作,将俩个人死死隔绝在门外。

        松田阵平:“……?”

        降谷零:“……”

        为什么迹部晴美此时的样子,就紧张的和寝室里面藏着一个案发现场似的,完全不能让他们看一眼?

        可,可能是身为女孩子的害羞吧。

        他们如是心想。

        等待的过程相当漫长,松田阵平的视线挪到了降谷零身上,降谷零也不甘示弱的瞥了回去,随后俩个身上还挂着彩的青年就这样在女孩的门口玩起了瞪眼游戏。

        嗯,虽然手痒,但是潜意识告诉他们如果在这个时候试图进行刚刚未完成的对决的话,会发生什么相当可怕的事情也说不定。

        不过就在此时,寝室内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还有少女的自言自语和碎碎念念:“欸?我记得在这里的啊……之前封存在这边了来着……”

        “没有,没有,唔哇!这不是之前冥冥姐姐出国回来送给我的夏威夷特产纪念品木乃伊吗!我找了很久,原来它在这里啊!”

        松田阵平:“……?”

        “不是,为什么来读警校时要在行李箱里面装着夏威夷的纪念品木乃伊啊。”

        他忍不住发出吐槽。

        “而且木乃伊这种东西,根本不像会出现在夏威夷的纪念品吧!太可疑了吧!”

        降谷零都有点没忍住,附和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他的吐槽。

        房间里面的翻箱倒柜声音没有停歇。

        “是这个箱子吗?”

        “啊,不对……这里面是三年之前五条同学送我的毛豆喜久福。”

        降谷零:“……”

        存放东西的时候多少看一眼生产日期啊!晴美!

        “到底去那里了……唔……看来这个时候只能通过殴打储物箱逼迫它把医药箱交出来了吗。”

        松田阵平:“……!”

        晴美!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晴美!快停下!就算殴打储物箱你的医药箱也不会凭空出现的啊!

        他们在门口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这个时候全部的注意力倒是被女孩翻找东西时的自言自语给吸引走了,并且大为震撼。

        其实晴美口中的储物箱,是她入学咒术高专的那段时间,哥哥通过渠道,大手一挥花了十亿为她拍下的可以折叠空间,完美收纳很多物体的咒具。

        表面上看是一个箱子,实际上里面至少有几十平方米的储藏室那般宽敞。

        虽然某些咒灵也能拥有这个能力,但是晴美拒绝把她的物品塞进咒灵黏黏糊糊的胃里再从嘴巴吐出来。

        哥哥给她买的储物箱,巨能装。

        而晴美又恰好没什么断舍离的习惯,并且超级念旧。

        所以,经过每一个国家时朋友送的纪念品,战斗用的咒具,防身武器,换季衣物,医药箱,小零食,乃至咒术高专时期的制服和课本,她都统统塞在了这个箱子里面。

        因为被她狂塞的东西太多,这昂贵的咒具虽然有特殊能力能够减轻重量,但是还是有那么亿点沉重的。

        萩原研二:谢谢,深有体会。

        晴美并不擅长收纳和整理物品,她这个时候半个人都探进了箱子里面疯狂寻找自己的医药箱,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差不多把半个储藏箱的物品都掏出来堆满寝室时,医药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啊哈!她就知道她能找到哒!

        这不怪她,毕竟她已经太久没受过伤了。

        拎着医药箱,她像打了胜仗的士兵一般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寝室门,在和俩个青年对上视线时,他们迅速的低下了头,表情稍显心虚。

        她也没着急兴师问罪,而是将消毒用的双氧水,医用酒精,还有绷带之类的东西一字排开,开始为他们处理脸上的伤口。

        “那个,晴美……”

        松田阵平因为消毒的酒精刺激伤口,又是一阵龇牙咧嘴:“其实我从刚刚就挺想问的了。”

        “嗯?”

        “开学你总共就那么多行李,你到底是怎么样,嗯……”他斟酌着言辞:“带了那么多的东西到学校里面来的?”

        闻听此言,迹部晴美为他消毒的动作一滞,她僵硬的回过头去,果真看到了半掩着的寝室门后,装着等身高木乃伊标本的箱子顺着散落一地的各种奇异物品缓缓滑落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快忘掉!快忘掉!不许看!”

        lewenw.com      zhetian.cc      x88dushu.com      quanben.cc  



        58yuedu.com      frxsw.com      qushuwu.net      shushulou.com



        mingshu.cc      txtxz.cc      qianqian.cc      ky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