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历史军事 - 迹部妹妹的警校组日常在线阅读 - 15 十五朵玫瑰花

15 十五朵玫瑰花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而且毫无征兆。

        所以,在晴美一脸的生无可恋状被作为人质挟持住时,另一边的同期们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傻丫头做了什么。

        “那个笨蛋……”松田阵平喃喃道:“多少更在意一点自己的安危啊。”

        可是他们却不能否认,方才晴美的举措其实是最优解。

        刚刚那个歹徒的精神状态很明显就不对劲,充满戾气,那个小女孩也已经因为他的暴力举动受了伤,他们任何一个青壮年上前自称想当人质说不定都会让他更加警惕,起到反效果。

        而距离最近的迹部晴美提出自己作为人质去“替换”,大概是最快的能让那孩子脱离险境的方式了。

        “喂,还愣着做什么,全部集中去一楼的大厅!”

        但是眼下……

        除了如何救出晴美之外,如何寻找并拆除炸//弹,以及在歹徒可能有同伙的前提下成功救下所有人,变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难题。

        —

        迹部晴美还记得,曾经夏油杰的理念是,身为强者应该庇护弱者,咒术师拥有着力量,所以要去拯救非咒术师。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咒术师还是非咒术师,很明显都有着人渣的存在。

        无可救药的人渣。

        不过,幸好小兰已经被松开了桎梏,另一边的工藤新一已经俯身上前安慰着她。

        她一边调动全身的五感集中在听力,聆听和捕捉着可能的“炸弹”的声音,另一边和身边的歹徒周旋道:“叔叔,你是因为很缺钱吗?”

        “如果是因为很缺钱的话,我家里其实很有钱,你们完全可以把我当成筹码去向我的家族开价,不需要用一整座商场去威胁政府给钱。”

        这是她推测的最好的情况。

        歹徒靠着整个商场的人做人质威胁拿到赎金,那么倘若可以说服他们只去向迹部家勒索的话……

        但是身后的男人很明显被她这句话激怒了,他持刀怒道:“闭嘴!老子最讨厌你们这些所谓的有钱人了!”

        晴美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表现的多生气,而是在心里迅速思考起来。

        嗯?并不是为了赎金。

        并不是为了赎金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啊。

        不是为了钱,却这样兴师动众,这只指向一种可能性了——这单纯的是一群要报复社会的恐怖分子,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予这里的人生路。

        所以在针对“人质”时才如此没有耐心。

        那么,为什么他们要威胁所有人集中到商场一楼的大厅呢?

        晴美和身后听了俩耳朵的工藤新一几乎是同时打了个寒颤,醍醐灌顶。

        嗯,这很明显就是因为,炸//弹就在一楼大厅的某个位置。

        在最后一刻清缴足够多的人命,才能让这次事件足够恶劣。

        果然,在一楼聚集了足够多的人时,才三三两两出现了一些男性的同伙,他们的手上端着武器,动作粗暴的给聚集在这里的民众统统绑了起来,收缴了手机,这才分成两波,一队在这里看守人质们,另一队在整个商场寻找“漏网之鱼”。

        中途确实有人想跑,但是他们开了一枪之后,虽然没有打中人,却将全场都镇住了。

        “喂,晴美!”

        晴美被压低声音凑过来的同期们劈头盖脑一顿训。

        她也不敢反驳,这个时候她的待遇已经回归到大厅普通人质的级别了,都是被麻绳一捆塞在角落,她也只好老老实实低着头挨训。

        “你知道你刚刚有多危险吗?”如果这个时候松田阵平能腾出手,应该已经用手握成拳头去敲她的脑袋了。

        “抱歉……”晴美唯唯诺诺。

        “晴美,有拯救他人的那份心是很好,但是如果他刚刚直接翻脸对你开枪呢?”诸伏景光叹了口气。

        晴美:……啊,那,那我徒手接子弹?

        降谷零却沉默不语了一会儿,他的目光迅速在整个一楼的大厅扫视了一圈。

        大多数顾客或者店员都是猝不及防被绑出来的,大家的神情都异常惊慌失措。

        “我大概已经知道炸//弹在什么位置了。”

        他的声音放的极轻,恰好只能让几位同期听到,却让身边几人都为之一振。

        但是另一边在巡视“人质”的三个歹徒很明显就发现了这边的异常。

        其中一人正是刚刚挟持晴美的,他怒吼道:“喂!那边的几个!再偷偷聊天有你们颜色看!”

        松田阵平:可恶……这群家伙,别太得意忘形了啊!

        只可惜,现在不是应该有举措的时候,他也有些无可奈何。

        但是不知为何,他觉得身边的气压有点低。

        晴美:微笑。

        哦?

        上一个扬言要给她点颜色瞧的,现在身上已经多了红的青的紫的各种各样的颜色,变得五彩斑斓很好看了。

        无奈,因为歹徒们的警惕心很强,他们只能作势没有在聊天,避开了彼此的视线尽可能压低声音说话。

        “商场的炸//弹在——”

        “在一楼大厅的吊灯上。”工藤新一不知何时已经加入了几人的对话,他羁定道:“刚刚可以通过他们和晴美姐姐的对话断定炸弹在一楼的某个地方,除此之外,那个歹徒在接同伙电话时,一直会有意无意的往上看。”

        降谷零赞许的撇了少年一眼。

        “刚刚我在公共卫生间旁边的杂物间,发现了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脚手架,他们其中也有同伙身着扮成了维修工的衣服没有全部换掉……”

        晴美打断了他们的推理过程交流:“停,所以你们说了这——么长的一通对话,最后总结的重点还是那一句,炸//弹就在我们头顶的吊灯,是吧?”

        “……是的。”

        萩原研二小声道:“其实我们刚刚也已经在有限的时间里联系上了班长,让他去制服大概率会在监控室里面通风报信的家伙。”

        这群歹徒现在就像一群惊弓之鸟,说不定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将炸//弹去引爆。

        现在另一队歹徒在搜寻商场中残余的人质,监视已经被分散了一部分,等到班长趁其不备控制了监控室中的歹徒,给了他们讯号之后,他们这个时候再反向将这边三个看守的控制住,再利用有限的时间去拆弹,这是这里的所有人唯一的生路。

        萩原研二眸色渐深。

        而实际上,他们接触这方面的知识不过一周,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真的碰到的都是学过的内容,天赋异禀的能将它完美拆除,运气不好的话……

        不过,好消息就是,这群报复社会的疯子那么执着于让他们集中在一楼的大厅,就说明它的致死范围只有这么多,倘若有一个人能带着它跑去安全距离的话……

        哈,前脚还在教育小晴美不要以身涉险,自己就已经背负着信念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么。

        萩原研二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迹部晴美垂着眼眸,似在思考着什么。

        “等会的那个炸//弹。”她这样说道:“我想到办法处理了。”

        “什么!难道晴美你就连这一点都藏的很深,你甚至学过拆弹吗?”松田阵平有些惊喜。

        晴美:“嘛……嗯……算吧?”

        她笑了笑:“总之,请相信我。”

        她的这句话仿佛一句定心针,打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

        晴美有些时候也确实会羡慕五条悟那家伙的六眼,或者杰的咒灵操术,换成他们的能力应对此刻的危机,肯定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其化解。

        但是,别忘记了,她多多少少也是被举荐过特级咒术师这份称号的人呢。

        过家家的时间也该结束了。

        诸伏景光察觉到衣袋内测备用机的短暂震动之后,低声提醒道:“……班长他给讯号了!”

        与此同时,工藤新一抱着肚子夸张的大喊起来:“叔叔,我的肚子好痛,呜……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非常浮夸的演技,不过成功的吸引了歹徒们的注意力,他们其中的一个骂骂咧咧的往工藤新一的方向而去查看情况,另外俩个人的视线也落到了那个大喊大叫的孩子身上。

        “哦哦!”松田阵平应了一声,他们此刻已经在有限的时间悄悄利用磨尖的钥匙迅速松绑,只剩晴美一人。

        他一边上前去给晴美松绑,一边说道:“那就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晴美你等会保护好自己还有那两个孩子,我们去分别解决那些歹徒……”

        就算晴美的体术能力再怎么强悍,他们依旧不会希望身为女孩子的她置身于亡命之徒的面前。

        但是,晴美很明显不是这样想的。

        “不用。”

        少女的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她手臂的麻绳就像纸片一般被轻松挣开,松田阵平甚至没来得及捕捉到面前的那个身影,她就已经以骇人之姿俯冲到了刚刚那个割伤小兰的歹徒面前。

        “哟。”

        她弯着眼眸微微一笑,下一秒,不待歹徒有任何愤怒和惊疑的举措,他的右腿便被捉住,像大风车一般整个人都被腾空轮起!

        并且,没有留有一丝停顿和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他整个人就径直被挥向了俩个同伙的面门。

        砰砰两声,那是实打实的身体互相碰撞的声音。

        他们的身体就像破布娃娃一般被抡飞了十几米路,那一下就让他们失去意识晕到不能再晕,而被晴美当作“重剑”去攻击队友的那个歹徒此刻也作势白眼一翻就要晕过去,但晴美并没有给他晕的机会,只是咔咔两声干脆利落的卸了他的手脚防止他用什么通讯设备去联系同伴,并且用最直接的疼痛迫使他保持了清醒。

        “报复社会的犯罪组织是吗?你们是不是没挨过揍?”

        她面若寒霜,一脚踩在男人的脊背上,一手毫不留情的抓住疼到涕泪横流的歹徒头发暴力逼问:“喂,身上有炸弹开关的那个同伙在哪里?不交代清楚的话接下来十秒钟之内帮你的手脚装回去再卸下来一次。”

        刚刚还在真情实感担忧她安危的警校同期们,在目睹一切后,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lewenw.com      zhetian.cc      x88dushu.com      quanben.cc  



        58yuedu.com      frxsw.com      qushuwu.net      shushulou.com



        mingshu.cc      txtxz.cc      qianqian.cc      ky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