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邪暝 > 211

211

邪暝 | 作者:海贼皇 | 更新时间:2017-08-25 20:27: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在见识了秦牧搞出来的这番动静后,这魏扬显然是彻彻底底的收起了小觑之心,而且他更明白,眼前这番攻势,光凭他一人的话,恐怕还真是无法阻拦。“嗯!”徐千点点头,虽说他不太想承认,但在天空上那弥漫而开的可怕能量光柱下,他的心中,的的确确是出现了一丝的恐惧。两人对视,旋即脸庞上皆是闪过凶光,一人手握巨刀,一人手握黑色长枪,两股异常磅礴的灵力,瞬间自两人体内席卷而出。呜呜!磅礴的灵力,在两人周身仿佛是化为了风暴,疯狂的旋转着,灵力与空气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呜鸣之声。在两人之旁,那魏厉也是将体内灵力催动到极致,虽说其灵力雄浑程度比起魏扬二人差了一些,但三元生死境的实力,也是相当的惊人。“秦牧,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竟敢说一招解决我三人这番狂言!”魏扬手握巨刀,仰天厉喝,在其双目之中,有着异常凌厉的刀芒在此刻喷涌而出,狂暴的灵力,在其头顶上空,隐隐间,仿佛是化为了山岳之形,而那山岳最中央,一座山峰状若刀形,一股刀芒弥漫其上,犹如有着切割空间般的可怕之力。“呜!”而与魏扬这般霸道凌厉之势相比,那徐千则是显得异常的阴森,一股股灰黑之气缭绕在其周身,这些灰黑之气,犹如厉魄,在其手中黑色长枪之中钻来钻去,万鬼尖啸,声势相当的惊人。谁都看得出来,这魏扬与徐千,皆是在施展最为强大的手段,显然,他们也很清楚,秦牧这种攻击,必定是倾力而为,只要阻挡下来,那秦牧必定是黔驴技穷,败局已定!霞光四溢的光柱之中,秦牧悬空而立,一对漆黑双目,泛着许些淡漠的望着远处气势滔天的二人,而后,其变幻的手印,也是悄然凝固。那种战意,从这片天地间蔓延开来,让得无数人头皮隐隐的有些发麻,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都是有些沸腾,那种战意,竟能够侵蚀他们的心神。“分个胜负吧!”秦牧双眸蕴含浓郁战意,双臂虚抱,直接是以一种震撼的姿态将那巨大光柱抱住,双臂之上青光金光交错闪耀,然后仿佛能够撼动天地般的力量席卷开来,他那渺小的身影,居然直接将那百丈庞大的彩色光柱抱起,直接横扫而出。轰!巨大彩色光柱砸下,尚还未落地,整座山峰都是颤抖了一下,下方广场,瞬间崩塌百丈,化为一个黑漆漆的巨型坑洞。“山岳化刀,斩!”魏扬抬头,面色凝重的望着那踏空虚无而来的光芒巨印,在那种可怕的波动下,他浑身的汗毛都是倒竖起来,而后,眼神猛的一厉,双手紧握巨刀刀柄,然后怒劈而下。轰!就在其手中巨刀劈下的霎那,其头顶上空那成形的山岳突然剧烈颤抖起来,那主峰更是脱离而出,璀璨的刀芒自天空席卷而开,山峰崩裂,直接是化为了一柄数百丈庞大的山岳之刀,然后斜斩而上,劈向那来势汹汹的巨大光柱。一旁,那徐千也是仰天尖啸,无数灰黑之雾在其周身弥漫,在其手中长枪之上,更是出现了无数诡异的鬼脸,一种阴冷波动散发而出。“万鬼噬魂!”徐千掌心猛的拍在枪柄之上,黑枪顿时撕裂空气,无数黑雾缠绕,化为一道黑色流星,洞穿虚空,狠狠的对着俺战意光印呼啸而去。“吞浪掌!”在两人之后,那魏厉也是催动所有灵力,将自己所能够施展出的最强攻击,轰击而出。轰隆隆!三道皆是极为凶悍的攻击,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冲破天空,然后在那无数道屏息般的火热目光下,狠狠的与那降落下来的光柱重重相撞!咚!撞击的那一霎,仿佛天地都为之寂静,再接着,众人便是见到,天空上,一种暴虐的能量,疯狂的爆发开来!那犹如一场在天空上爆发的火山,声势异常的骇人。狂暴的力量,以一种无可匹敌的姿态横扫开来,一些悬空的强者被余波波及,当即便是口吐鲜血,急忙狼狈的降落下来。四家的长辈,也是在此刻出手,雄浑灵力散发开来形成屏障,将各自家族的席位护在其中,这才免去了伤害,不过,当那些力量涟漪撞击在屏障上所发出的刺耳吱吱声时,还是有着不少人为之色变,这种攻击,若是落到身上,恐怕真是要尸骨无存。天空上疯狂扩散的余波,持续了足足数分钟方才逐渐的散去,而此时,整座山峰,已是变得异常的狼藉,不少倒霉被波及的家伙,披头散发,看上去格外的狼狈。这里的骚乱持续了一会,然后那一道道目光,便是唰唰的立即投向天空,他们想要立刻的知道结果……漫天火热的目光,凝聚在天空,然后便是见到那里,有着四道身影,遥遥的凌空对恃……噗嗤。在那无数道视线汇聚下,那魏厉率先一口鲜血喷出,旋即浑身衣衫炸裂,血雾从毛孔中喷射出来,而其身体,也是一头栽落,气息极端的萎靡,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重创。“怎么可能……”魏扬头发披散,脸庞上血迹弥漫,他的双手颤抖的握着巨刀,一滴滴的鲜血从刀尖处落下来,此时他那原本阴沉凌厉的双目,却是充斥着许些惊恐与不甘之色,他实在是有些无法相信,凭借着他们三人的联手之力,竟然依旧是被秦牧逼到了这种地步……在魏扬身旁,徐千手掌也是紧握黑色长枪,但那微微颤抖的身体,却是显出他的体内,似乎并不平静。秦牧漆黑双目注视着两人,旋即他的身体上传出两道低沉闷声,手臂上,两个血洞炸裂出来,但他只是轻瞥了一眼便是收回,而后淡漠的看向前方凌空而立的两人。“你们败了。”漠然的声音,自秦牧的嘴中,缓缓的传出。噗嗤!而就在他这句话落下之霎,那魏扬二人嘴中终是一口鲜血喷出,手中巨刀黑枪,竟然是在此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弥漫的光芒,也是黯淡到了极致。鲜血喷出,两人的身体,则是犹如那断翅的飞鸟,带着殷红的血痕,从那天空之上,无力的坠落下来,最后在那满山的死寂中,重重的落至地面之上,强猛的力道,将地面砸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随着两人的轰然落地,这片区域,依然是处于一片死寂之中,无数道目光望着那两道染血的身影,嘴巴,却是缓缓的张大开来……“可以宣布结果了么?”在那满山寂静中,天空上的秦牧,默默的用有些颤抖的手掌搽去手臂上的血迹,然后视线转向那位上官家的裁判,略显平和的轻轻询问声,在这寂静之中,轻缓的响起。秦牧那轻缓的声音,在这片寂静的天地中响起,同时,也是令得诸多沉侵在震撼之中的人逐渐的回过神来。“竟然真的赢了……”不少人面面相觑,各自的脸庞上,皆是有着浓浓的错愕,即便是眼下事实已出现,但一时间,他们仿佛依旧难以接受这般具有冲击性的事实。即便是如此强悍的三人,竟然依旧是在联手之下,一回合之内,便是败在了秦牧手中。这番一幕,无疑是真正的拥有着极为强悍的震撼性。那半空中,上官家的裁判也是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片刻后逐渐回神,视线看向远处凌空而立的削瘦身影,眼中有着凝重之色涌上来,以秦牧之前的表现,显然是真正的有着资格挑战他们上官家的那位天之骄子,上官绝……“死亡模式,秦牧胜,洛家胜出!”当裁判那低沉的喝声在这片半空传开时,一片片的哗然声,也是此起彼伏的响起,想来这结果,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魏家方向,那些魏家的长辈,则是个个面色铁青,原本必赢的局面,却是在此刻被生生的逆转,那种反差,真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这个混账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一名魏家长辈咬牙恨道。“以前从没听说过他,想来应该不是神空域的人,不然的话,不可能籍籍无名。”另外一人阴沉的道。“敢跟我魏家做对,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有人面色阴沉的道。“查查那小子的来路……”而在魏家那边诸多长辈被这结果气得暴跳如雷时,洛家方向,却是瞬间被震耳欲聋般的欢呼声所笼罩,所有的洛家之人,即便是洛凡这种性格沉稳的洛家长老,都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站起身来,手掌轻捶,连连点头。“好厉害的家伙……”洛天恒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眼中满是钦佩之色,他知道,这死亡模式换作他的话,是绝对没有这个胆量与能力去挑战。一旁的洛芊嫣然微笑,笑容温婉动人,望着半空那道削瘦身影的眸子中,异彩闪烁。半空中,秦牧也是在那无数道目光中转身落向洛家席位,身形刚落,一阵香风便是传来,然后他便是见到洛芊巧笑焉熙的站在他的面前,温柔的道:“没事吧?”秦牧看了看面前笑容动人的洛芊,摇了摇头,想来后者突然间这般温柔的语气让得他有些不习惯,虽说在平常后者温婉柔和,但那种柔和中却是有着一些难以接近之感,而现在,这些感觉,似乎尽数消失了。“我们何时能够挑战那上官家?”秦牧看向洛凡,问道。“呵呵,先不急,你今日连番大战,已是分外疲累,先休息一日,明天便可登山,进行最后一战。”洛凡笑着摇了摇头,他的语气,此刻也是变得异常的和善,那看秦牧的目光,也是越看越顺眼。“明日之战后,便可决定蛮荒古塔名额归属了吧?”秦牧轻声道。“嗯。”洛凡点点头,笑道:“明日之后,若是我洛家能够获得蛮荒古塔的名额,你便是能够进入蛮荒古塔。”“呵呵,我看秦牧小友如今似乎是单身一人,正好我洛家缺乏供奉,若是秦牧小友能够在我洛家暂留,想来明年的蛮荒古塔名额也是能够收入囊中,这对你的修炼,想来会有着极大的作用。”洛凡眼睛转了一下,突然含笑道,言语之中,有着分外浓郁的拉拢之意,在见识了今日秦牧的战斗之后,他显然是极为的心动,这种年龄,便是拥有着这般天赋,想来日后,足以和那上官家的上官绝媲美。秦牧看了洛凡一眼,旋即笑着摇了摇头,道:“抱歉了,洛凡长老,我身怀要事,或许此番事毕便是得离开,所以怕是无法留在长久的留在此处。”洛凡闻言,苍老的脸庞上划过一抹失望,但也不好多说,只能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在秦牧与洛凡说着话间,那远处上官家处,有着一名蓝衣老者升腾而起,他目光环视四周,而后那隐隐有着厉色闪烁的目光,停留在了秦牧的身上,那眼神,分明的有着一些凝重,显然,素来傲气的上官家,也是从秦牧身上,察觉到了一些威胁。“那是上官家的长老,上官涛……”洛凡轻声说道。“今日武会,已分结果,洛家胜出,将会拥有着挑战上官家的资格,若是能够再度获胜,今年的蛮荒古塔名额,便归洛家所有。”蓝衣老者雄浑的声音,在这天地间回荡着,强大的灵力鼓荡在其中,震得人耳膜刺痛。“明日那守塔之战,是何种模式?”秦牧听得耳边那雄浑声音,然后问道。“并没有太大的限制,只要能够打败守塔的上官绝便行……当然,我们可以派出三人。”洛凡道。“三人么……”秦牧略作沉吟,却是缓缓摇头,道:“这种战斗,人多反而手杂……”虽然秦牧尚还未与那上官绝交手,但却是能够感觉到后者的强横与难缠,想来此人比起魏扬他们,必定是要强上许多,而这种层次的交手,光依靠人多的话,或许难以取得想象中的优势。“你的意思是……”洛凡眼神凝了凝,看向秦牧:“你继续孤身作战?”秦牧点点头,这倒并非是他想要托大,只是他并不想被配合并不默契的同伴打乱他的攻势,那样的话,反而减弱他的战斗力,他知道,与那上官绝之间,必然是有着一场恶战,不过为了进入那蛮荒古塔,说什么都是不能在这里停了脚步。洛凡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执意的话,那便依你,不过多小心一些,那上官绝……很强。”他虽然想说上官绝不是魏扬之流可比,可现在的他也知道,眼前的青年,同样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今日后者的表现,算是征服了所有人,同时也是打消了所有对他的质疑。听得洛凡那凝重的语气,秦牧也是微微点头,能够被这些四大家中的天才忌惮成这般的,又岂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远处半空,那上官家的长老,在做了最后的宣布后,则是抽身而回,而周围那无数的强者,也是渐渐散去,准备退向山脚的城池之中。秦牧见状,也是准备随着洛家之人先行离去,不过,就在他脚步刚刚踏出时,其神色猛的一凝,豁然转头,视线望向山巅之处,那里的天空上,有着一道身影,踏空而立,隐隐间,仿佛是有着一种厚重得令人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气息,缓缓的弥漫开来。“那是……”这片天地,所有原本要离去的人都是止住脚步,目光错愕的望着山巅的那道身影,接着,他们的眼神便是有些凝重起来,想来是察觉到了那种厉害的气息威压。“铁面阎罗上官绝!”惊呼声,突然的响起,然后便是引起一片片的哗然声,想来不少人对于这个名字,都是相当的耳熟。“那便是上官绝么……”秦牧眼神微凛,自语道。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山巅上的那道身影,一对双目,跃过重重人,最后停留在了秦牧的身体之上。轰!就在那对目光射来之时,秦牧眼中陡然掠过一抹厉色,而后他便是感觉到前方天空灵力疯狂汇聚,最后化为一座灵力山峰,狠狠的坐落下来。秦牧抬头,望着那坐落而来的灵力山峰,屈指一弹,一道森白火焰席卷而出,化为一头火焰神鸟,直接与那灵力山峰正面相憾!铛!清脆的钟吟之声传荡开来,那灵力山峰顿时崩溃而去,而那火焰神鸟也是崩碎开来,化为炽热高温席卷天际。秦牧抬头,凌厉的目光,注视着那道身影,缓缓的道:“你是想将守塔之战提前到现在么?”“呵呵……”山巅的身影,似是轻笑了一声,而后众人能够听见一道低喃声传下:“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好好休整一夜吧,现在你的状态,怕是已经没这份能耐了……”“明日蛮荒古塔前,我等你前来。”声音落下,那道身影,也是徐徐落下,最后消失而去。秦牧望着那道身影消失的地方,他的双目,也是逐渐的眯起一个有些危险的弧度。夜,笼罩着庞大的神武屿,冰凉的月光,夹杂着海风倾泻至这喧哗了一整天的岛屿,同时也是将那白日的激烈之战引发的躁动逐渐的安抚下来。不过,在那种逐渐平息的躁动下,却是涌动着更为激烈的火热,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今日的武会,仅仅只是一场淘汰而已,真正的战斗,是明日的守塔之战。那种战斗,方才是真正的武会精髓!而究竟是如同黑马一般迅猛窜出来的秦牧更胜一等,还是那上官家的铁面阎罗再度强势登顶,明日,自会有着分晓。对于那种结果,无数人心中都是无比的期盼。幽静的院落之中,秦牧盘坐于石墩之上,双目微闭,一丝丝的不死火散发出来,吸收着周遭弥漫的天地之力。而在灵力被吸入体内时,秦牧皮肤下,也是有着青光在涌动着,那是龙纹神典在自动的运转并且不断的锤炼着秦牧他的身体。嗡。这种青光闪烁,持续了许久,突然皮肤下有着细微的嗡鸣之声传出,然后秦牧那手臂皮肤之下,竟是有着青光凝聚,最后化为一道青龙光纹。光纹凝聚,接着便是迅速的隐匿而去。在那青龙光纹隐去时,秦牧的双目也是睁开,手掌抚着手臂,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的体内,如今只能凝聚出四道青龙光纹,在白日时他已动用过一道,不过好在现在再度修炼了回来,这样的话,明日在与那上官绝交手时,倒是能够将状态调整到巅峰。“那家伙……”秦牧抬头视线穿透夜色,望向岛屿中央的那座巨山之巅,那里,有着一尊修罗镇守,那也会是他获得蛮荒古塔名额的最大对手。从白日的那初步交手来看,秦牧能够感觉到,那上官绝恐怕已是晋入了六元生死境层次,灵力汇聚间,磅礴雄浑,灵力犹如大海般生生不息,令人难以抗拒。这种实力,比起魏扬之流,不知道强悍多少,毕竟生死境之中,每一个境界之间,都是有着极为明显的差距,想要跨越这个层次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而想到此处,秦牧不由得有些感慨,这上官绝实力如此强悍,在这神空域年轻一辈都仅仅只能排在第三,真不知道那还在其上面的两人,又是何等的妖孽人物。而且最主要的是,这神空域,还仅仅只是神元大陆中诸多地域之一罢了,在其他地域,显然依旧还存在着与他们同层次,甚至比他们更强悍的妖摹……秦牧嘴唇微抿,这神元大陆的整体层次显然都是相当吓人,而导致这种情况的,或许也正是神元大陆这种不安定的环境所导致,至少一般大陆与这里比起来,倒是显得平静稳定了一些。(未完待续。)
邪暝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11412/,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末世之战神系统离天大圣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打造宋帝国重生在三国极品透视学生都市神医叶辰商海风云末日之小炮灰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