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三百四十七节:惺惺相惜,同病相怜

第两千三百四十七节:惺惺相惜,同病相怜

儒武争锋 | 作者:情殇孤月 | 更新时间:2019-07-12 05:18: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法正听到秦枫的自言自语,脸上却是流露出了欣然之色。

  秦枫总结得非常到位,如今秦枫再看书已经没有意义了,要做的就是放空自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虽然说临阵磨枪,不亮也光。

  这其中的感慨,是建立在平时不擦枪,将武器丢在一旁不管不问的前提下的。

  若是秦枫到要参加曲水流觞文会的时候,还在看圣贤书,那可就真的是有点看得走火入魔了。

  那才叫真的出大事了。

  所以说,即便是现在,法正看到秦枫这样的状态,反而心里比原来有底气多了。

  不过,法正自己也感到十分地好奇,从现在披露的种种消息来看,秦枫,以及他所在的经世家可以说是完全处在被动的局面之下。

  为什么秦枫还能够如此镇定自若,还有闲情逸致拉他们出来吃饭,还有空陪他们下午听评书?

  难不成秦枫当真是还有准备了什么后手不成?

  法正在心内对自己说道“可一定得要准备个后手,别是穷开心啊……”

  下午,宴春酒楼里果然请来了曾经小说家的传人蒲松涛前来说书,里里外外,慕名而来的人居然比中午饭点的时候还多。

  尤其是很多上了岁数的老教习,老学究再重新看到穿起长衫的蒲松涛时,竟是一个个都激动得泪眼盈眶。

  “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能再在上清学宫里见到小说家上台说书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蒲先生也老了一些啊!”

  “是啊,岁月不饶人啊!”

  蒲松涛一身长衫,徐徐走到宴春酒楼最中央的戏台上,在一张长桌前站定,拱手向全场作揖施礼,可就在他直起身来的时候,一言就看到了坐在视线最好位置上的秦枫。

  虽然蒲松涛早就听闻了秦枫在重阳文会上的轶事,但他也不曾想到,故人相见,竟是在宴春酒楼这样的地方。

  因为秦枫明日就要参加曲水流觞文会,此时不应该在埋头苦读才对吗?

  居然有闲情逸致到宴春酒楼来听评书,确实是有些叫人觉得意外。

  他微微一愣神,旋即笑了笑说道“诸位,许久不见,不知今日诸位想要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人群之中,有老者沉声说道“蒲先生说什么,我们便听什么。此生还能再见到有小说家登台说书,是我等之幸!”

  听到这些话,秦枫不禁低声对身边的法正问道“法大哥,小说家之前在学宫里遭遇了什么?”

  秦枫虽然知道小说家的书籍曾经被焚过一次,但看目前的情况,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法正沉声说道“当时也是曲水流觞文会,辩题是‘君子之乐’,最终小说家在论辩中落败,被批为靡靡之音,耽于荒淫安乐,直接导致小说家被百家除名,学宫范围内的所有星辰也再不允许说书这一个职业存在了。”

  孙山喟然说道“难怪我在万古仙朝游学的时候,见到有读书人在茶馆和酒楼为人说书,赚取盘缠,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学宫里没有读书人去说书,原来是这样。”

  法正毕竟是法家传人,性格还是比较直爽,有时候说话就比较刻骨,他说道“你若明日输给了荀有方,小说家的昨日,便是你经世家的今日。”

  法正的语气并无讥诮之意,也无任何怜悯,一如法家的铁面无私。

  秦枫并没有怪罪法正的意思,他沉声答道“我知道了。”

  蒲松涛目光环视一周,笑了笑说道“蒲某离开学宫很久,见了很多人,听了很多事,却唯独只为人写了一篇故事……”

  他说到这里,蓦地抬起手来,重重一拍醒木,朗声说道“今日我为诸君讲一段公案,痴情郎寻妻闯绝地,妙丹青素手改天机。”

  秦枫听到这话,眉头骤然微蹙,果然,他听得蒲松涛朗声说道。

  “却说老夫隐居外域之时,与一位小说家前辈比邻而居,偶然听闻了一桩故事,由是记下,今日说与诸君来听。某一日,有一位下界飞升而来年轻俊彦,来找那一位小说家前辈,以千枚灵晶,求一页故事……”

  秦枫听到这里,便知蒲松涛说的是自己的故事了。

  蒲松涛是在为他扬名。

  小说家们说的评书,往往会得到社会各个阶层的关注。

  上到读书公子,闺楼小姐,下到贩夫走卒,小家碧玉,都会喜欢听评书。

  只要有朝一日,蒲松涛将那一页书稿公诸于世,所有人都会知道,书中那位为寻爱妻,不惜深入梦域的慷慨英雄,就是他秦枫。

  这等扬名,恐怕比起文报连登三篇诗作都比不上。

  他心内对于蒲松涛便有了不少的感激。

  蒲松涛显然在上清学宫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他也知道了学宫各方势力要将经世家变为第二个“小说家”,从百家除名的计划。

  所以他才会将自己回归上清学宫的首秀,恰巧选在曲水流觞文会的前一天,为的就是替秦枫和他的经世家留一张可以东山再起的底牌。

  只要秦枫的名声不至于扫地,即便经世家被驱逐出了百家之列,秦枫也可以凭借蒲松涛“赠予”的这些名声,稳住自己在学宫的地位。

  至于是再图复兴经世家,还是良禽择木而栖,去选择入别家门墙,都可以。

  也就是说,蒲松涛为秦枫生生造了一张保命符。

  知己相惜也好,同病相怜也罢,蒲松涛为秦枫所做,已算是竭尽所能,仁至义尽了。

  小说家传人蒲松涛回到上清学宫后的首场评书,足足讲了一个时辰。

  最开始时宴春酒楼里座位还没有完全坐满,说到半个时辰时,已是走廊过道里都站满了人,等接近说到尾声时,莫说是宴春酒楼之内挤得水泄不通,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便是附近几座酒肆茶楼都坐满了人,只为能够听到蒲松涛的评书。

  正当蒲松涛说到苏还真识破秦枫身份,追杀而出的情节时,只听得“啪”地一声醒木响起,

  众人猝然一惊,都是从这评书的语境之中回过神来,一个个都望向了闭口不语的说书人。
儒武争锋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13726/,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嗜血狂龙叶辰重生军婚,老公太会撩极品狂婿江太太恃宠而骄闪婚成爱:凶猛老公停一停陆先生的闪婚甜妻如果蜗牛有爱情厉少凶猛:小甜妻,乖一点!重生八零之勒少又吃醋了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