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万历1592 > 六百六十七 沈一贯的野心不断的膨胀着(上)

六百六十七 沈一贯的野心不断的膨胀着(上)

万历1592 | 作者:御炎 | 更新时间:2018-02-05 21:42: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沈一贯不是平白无故就出那么高的价码拉拢人的。

  最重要的是,蔡国珍要沈一贯表态的同时,沈一贯也要蔡国珍表态了,因为中旨入阁就意味着“媚上”和不讲规矩,在反对皇帝就是政治正确的时代,不讲规矩就意味着自绝于群臣,自绝于文官。

  一旦他中旨入阁,只能背靠皇帝面对群臣,迎接很快就会到来的唇枪舌剑和各方面的刁难。

  沈一贯不同,他是正大光明的内阁辅臣。

  文官固然无法直接将内阁阁臣解职,也不能强行越过皇帝强迫皇帝更改他的想法,因为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内阁阁臣是皇帝的私人秘书,品级不高,完全由皇帝指定,这一点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皇帝在法律程序上拥有指定内阁阁臣的权力。

  皇帝下旨让你入阁,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入阁,以前就是这样来的。

  但是现如今,在群臣同进退的情况下,皇帝圣旨的权威已经一落千丈,内阁阁臣的选择权也从皇帝指定到群臣选举,皇帝的圣旨在没有官员赞同的情况下成为中旨,在文官眼中和废纸无二,他们完全可以不遵循。

  可是唯独在内阁阁臣选择的这件事情上,皇帝还就是有指定人选的权力,虽然群臣廷推上选择人名单给皇帝,皇帝圈人决定人选,看起来群臣限制了人选,皇帝怎么选都是大家认同的人,但是皇帝如果甩开廷推强行下旨让你入阁,法律程序上是没有问题的。

  廷推是规矩,甚至可以说是正当化的潜规则,但是它仍然不是法律。

  这就是非翰林身份的人进入内阁的唯一方式,在此之前,只有张璁一个人成功,并且三度担任首辅,给后世非翰林身份的大臣留下了宝贵的前鉴。

  但也仅此而已了,因为文官群体在严嵩时代惨遭分裂差点儿覆灭,吸取了教训的他们,开始学会了内斗归内斗,但是面对皇帝必须共同进退,一步步把皇权逼入了绝境之中,一步步成就不败金身。

  在这个过程中,任何可能成为严嵩的人都会被毫不犹豫的打到,任何为皇帝办事,甚至是为皇帝说一句公道话的文官都会被打倒,都会被视作叛逆,比如王锡爵。

  这个时候大家不管你是哪个派系的,给你摁下一顶的帽子,发动言官用车轮口水战将你骂到精神崩溃,饶是脸皮至厚之人也承受不住这种精神污染式的攻击。

  要知道,在大明朝这个病态的道德社会,道德上有了瑕疵,你就完了。

  皇帝不是没有尝试过用中旨下令大臣入内阁,但是慑于群体的威压,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于接受。

  大明朝的万历皇帝就处在这样一个尴尬且绝望的境况当中,无力的挣扎着。

  而现在,这个情况似乎发生了一点转变。

  原因就在于沈一贯个人的私心上。

  主要还是被赵志皋的惨状给吓怕了。

  赵志皋可以说是大明历代首辅当中最悲催的几个人之一,不是说命运不怎么好,而是说活的悲催,活的憋屈,还不如死。

  沈一贯洞悉了张居正以来历任首辅的处境之后,参考了严嵩的做法,做了一个对比,他意识到,若要站稳脚跟,成为实权首辅,成为人人都不敢招惹人人都要尊敬的可以下达有效指令的实权首辅,必须要有一个坚实的团队。

  这个团队以自己的意志为最高意志,以自己的指令为行动准则,一切以自己为中心,并且大家的利益一致,目标一致,不会轻易脱离团队。

  赵志皋的困境就在于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打算成为首辅,完全是时势所迫把他给推上了首辅的位置,那个时候他已经七十多了,垂垂老矣,自己没有什么可靠的团队可以配合,加上性格温和,不喜与人争,于是就活成了悲悲催的反面教材。

  在大明,结局比赵志皋悲惨的首辅有不少,夏言和严嵩都是,但是像赵志皋这么悲催的,还真没几个。

  这里是大明首都,大明的政治中心,政治漩涡的中心,你一个首辅,不与人争,那你想干什么?养老?

  政治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存在你不与人争就没人与你争,他们只会觉得你好欺负,谁都想来欺负一下,反正没什么后果。

  沈一贯对于这些年的点点滴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深刻的明白赵志皋这么悲催的原因,他早就发誓,做不成张居正也不能做赵志皋,最差也要做个申时行!

  为此,他需要一批除了自己就没有别的靠山,除了自己就没有别的退路的人成为自己的同盟,帮助自己成立沈一贯内阁,对抗那些无时无刻都想左右自己意志的文官们!

  沈一贯的野心不断的膨胀着。

  他许诺石星,许诺宋应昌,许诺蔡国珍,然后暗中准备对杨俊民实施斩首战术,准备对余继登实施釜底抽薪战术,对徐作实施冷遇战术,先将可以争取到的三个部争取到自己这边,然后逐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与此同时,必须要对言官群体进行严厉掌控。

  张居正就是控制了一部分言官才能在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同时保持不被精神污染战术给弄倒,张居正死后言官复兴,逐渐失去掌控,慢慢变为了党同伐异的工具。

  此时此刻的言官早就不是当初为了公理和正义而发声的群体了,他们现在完全是利益团体的代言人,利用在政治生活当中的特权地位,他们不分是非不辩黑白,只遵循利益原则,成为了彻底的咬人的狗。

  沈一贯历来和言官群体不和,所以在右都御史徐作的面前,他始终得不到什么好脸色,无妨,进化过后的沈一贯已经决定要采用张居正的手段,给这只咬人的恶犬套上口套和项圈。

  他早就决定,一旦登临首辅之位,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对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开刀。

  只是眼下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而已。

  共同的敌人有助于塑造一个团体,沈一贯需要这个共同的敌人来为自己拉拢人心。

  蔡国珍等人一旦上了自己的这条船,就再也别想下去了。
万历1592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26095/,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女配拒绝当炮灰腹黑殿下妖孽妃明星潜规则之皇金枝埃尔德兰的天空踏破星河重生之公子勿近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旁医左相大道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