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阴阳道典 > 第九百三十章决定

第九百三十章决定

阴阳道典 | 作者:胖亦有道 | 更新时间:2017-10-20 22:19: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不要哭了,化道而已,老夫并不觉着是什么惨事。化于天道永世长存,老夫的意志虽然不再,可老夫也算是长生不死了,算是另类的成仙。以老夫的寿元和资质,仙门本就无望,能用这种法子飞仙,老夫并不觉得有什么悲惨的。”

  白敬岂说的洒脱,可李初一的泪流的更凶了。

  什么与世长存,自己的意志都没了,统统化为天道的一部分,那算个狗屁的长生!

  天空中又是一道惊雷炸响,震撼着人心的同时也震醒了李初一的心意。

  狠狠抹了把眼泪,李初一问道:“白老头,我李初一欠你的!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说吧,我李初一向来有恩必报,就算你要把天给捅破了,我也想法子为你办到!”

  遥遥点了点李初一的额头,白敬岂笑道:“早就看出你是个讲义气的小子,就是人有点愣,认死理。老夫已经说过了,今天救你乃是还峰主的恩情,你无需放在心上。如果你还过意不去的话,那便替老夫传句话吧。”

  李初一用力点头:“你说!”

  脸色一正,白敬岂正色道:“你帮我跟峰主说,我白敬岂有愧。奸人在侧却不自知,致使地皇参丢失太虚宫受损,老夫愧对峰主的信任,愧对太虚宫的栽培。又因一己似怒,老夫没有通知旁人,而是独自一人追拿叛逆,结果反被其设计俘虏,这是我的自私与自大,是我毕生之耻。本想亲手锄奸,可惜已然没有这个机会了,如果峰主不弃,老夫想要峰主替我报仇铲除那个叛逆,老夫纵死无憾!”

  “那人是谁?庞华?”

  “不,是牛勐。”

  “是他?!”

  李初一愕然。

  牛勐也是神剑峰的长老,一个壮壮实实面相很是憨厚的男子。作为丹房的副主事,李初一跟白敬岂闹掰后都是跟他打交道的。每次见面,牛勐都很是亲切,丝毫没有因为他“灾星”的身份而冷眼相看。甚至好几次,牛勐都从中调和,希望缓和李初一和白敬岂的关系,可惜两位当事人都没这个意思,牛勐也只能不了了之的。

  现在乍闻牛勐竟然是叛逆,李初一顿时知道白敬岂为何如此愤怒了。

  虽然同为渡劫,但李初一却知道牛勐其实算是白敬岂的半个徒弟,白敬岂一直将其当做亲儿子一样看待。就连神剑峰的丹房主事之位,他也听说白敬岂早就定准了是牛勐接替,只待他日后仙去或者被另行调派,牛勐即刻便可接任。

  这他吗又是一个于浩!

  李初一大怒。

  陆横都差点没被于浩给气死,白敬岂又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呢?

  难怪总说笑里藏刀,不叫的狗会咬人,牛勐对他那般亲切今天看来显然是别有所图。不仅如此,包括当初小二黑误闯丹房的事,今日看来也很有可能是此人从中捣鬼,故意安排了手段引逗小二黑上钩,借此转移白敬岂和神剑峰的视线。

  “他在哪儿?!”

  李初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一劫的牛勐正常来讲他确实打不过,但如果不惜代价动用点特别的手段,他未必弄不死对方。

  如果还不行,那大不了拼着死一次他也来一出自爆,他的道果可是飞升期才能凝练出的道种,就算还未补完,一旦炸开了也绝非牛勐这个区区一劫的渡劫可以承受的。

  不死,也得重残!

  “你不要去找他!”

  看出了他的心意,白敬岂摇头否决:“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枉顾了性命。我被抓的时候,他也硬受了我一掌,可惜那一掌没能要了他的命,重伤的他被大衍的人给救走了,如今不知身在何处。你跟叶峰主说,我已经在他身上打下了我独门秘制的香饵,十日之内凭借此物可以追踪到他的踪迹,如果叶峰主愿意的话,希望他能替老夫铲除此奸!”

  一颗圆珠飞射而来,李初一接过,珍而重之的放入怀中。

  “放心,这人不用叶叔出手,我杀定了!”

  “你......”

  刚想再劝,可白敬岂忽然说不出话来了。透明的身体几乎已经淡得看不见了,散逸出的光晕也加剧浓烈着。

  无声的张了张口,白敬岂摇头放弃。

  给李初一递了最后一个温和的笑脸,留恋的看了一眼周围,形影一晃,像是被戳碎的泡沫一样,白敬岂消失了。

  随之一同消散的还有那数不清的斑斓光带,之前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只有李初一抱着小祸斗孤零零的立在那里,似乎一开始就是如此这般。

  仿佛梦幻一般,谁能想到片刻前他身前不远处还有个大活人,一个让他发自内心的尊敬的老者。

  这一刻,李初一没有哭,他怔怔的望着前方,在他的眼里白敬岂并没有消失,而是还站在那个地方,冲着他无声的笑着。

  这只是幻觉。

  李初一知道。

  但他就想让自己沉浸在这种幻觉里,因为只有这样他心里那种沉甸甸堵得喘不过气来的难受感觉才能稍缓一些。

  又一个人因他而死。

  前一个人是他娘亲。

  耳闻和亲见是不一样的,眼睁睁的看着白敬岂在眼前消散,这种悲痛甚至比他得知他娘亲的真正死因时还要让他难受。

  他没有哭,可他的心里一直反复回荡着一个问题,他值吗?

  如果向白敬岂透露一些东西,如果白敬岂知道他并不会真的死亡而是会觅地重生,那白敬岂还会觉得值吗?

  李初一不知道,他没有机会问了,而且即便再重来一次,这个问题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甚至连问题本身都无法成立。

  不生不死之身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关于三界的真相,任何一点他都不能向外人吐露。哪怕叶之尘,他也只是有选择性的些微透露了一点点,白敬岂这个一炷香之前他还极为讨厌的人,他又怎么可能向他说起这些事情?

  攥紧了手中的琉璃彩珠,上面沾染的化道之力早已被他的那抹混沌吞噬一空。

  紧紧的攥着珠子,李初一暗下决心。

  话,他会替白敬岂传达。

  可牛勐的人,必须由他来杀!

  哪怕天涯海角,他也要把他揪出来,以其罪血祭英魂!

  “胖子,咱俩怎么办?跑吗?”

  小祸斗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伤感,但言语中透出的意思未变,它还是想先躲为妙,不愿意蹚这摊浑水。

  但李初一变了,至少小小的变了一小部分。

  望着外围为数不多的衍兵,大人的主要人马几乎都顶过去阻拦太虚宫的冲击了,无人看守的他只要小心一些行动迅速一些,这些人绝对拦不住他的脚步。届时逃离太虚殿,远离凌霄峰,海阔天空任他飞,等到尘埃落定他再回来,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不是太虚宫的人,这种行为放在他身上也不算临阵脱逃,事后回来别人就算心里埋怨,可嘴上绝对说不出什么。

  以往想都不用想就会选择的决定,李初一此时却根本没有多想。

  跑,是很简单。

  可这一跑,他怎能对得起白敬岂的大恩?

  为了救他,白敬岂不顾宗门大义,舍却诸多浴血奋战的同门性命于不顾,他这一跑,怎么能对得起白敬岂,怎么去面对那些被他牵连的亡魂?

  紧了紧腰带,整了整背负的长剑,取出一把道符捏在手中,李初一眼露决然。

  “黑子,你先走,小爷去办点事情,稍后再来!”

  小祸斗哪能猜不出他要干什么,两只小前爪赶忙拉住他的衣衫:“大白猪,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我知道你心里窝火,但你不能失去理智啊!于浩那鳖

  孙自己一个人也就算了,周围可以还有近百个金甲兵护卫着呢!那些人随便挑一个出来都够你喝一壶的,你冲上去那是找死,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找死?开玩笑,你什么时候见过小爷干这种没品味的蠢事了!”

  “经常见,好几回了都!”

  “......”

  无语的捶了下小二黑的脑袋,李初一抬手指了指天空。

  “小爷最大的优先就是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凭我的能耐今天绝对动不了于浩,但是他弄出的这些鬼门道,小爷也未必没有法子给他霍霍了!”

  抬头瞅了眼天空,在劫雷的炸响下缩了缩脖子,小二黑语带哭腔的道:“大白猪,你还是直接去杀于浩吧。招惹天罚?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笨蛋,谁说天罚了!”

  指着天空的手用力点了点,指尖随着蜿蜒的炎龙而移动,李初一冷笑道:“天罚我动不了,但是于浩弄出来的那条火虫,小爷却是可以想点折子的!”

  “你是想...?”小二黑想到了什么。

  李初一点点头,阴阴的遥望着于浩:“他不知用什么手段控制了陨火之力,惹得天罚将目标从他身上转移到了陨火凝结成的炎龙身上。如果小爷想法子将陨火都给他整没了,让炎龙消散,那样的话你说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会发生什么小祸斗当然知道,可它的忧心丝毫不减,幽幽的道:“胖子,那可是陨火,里面带有一丝烛龙血脉的神性,就连我也不敢说能够轻易炼化,你这样过去等于找死!”

  “那又如何!”

  李初一傲然一笑:“我有你祸斗一族的本源神火护体,那些陨火就算炼化不了最多也只是让我重伤,要不了我的性命!跟白长老的大恩比起来,受点伤有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将炎龙搅散,让天罚找准目标先送这丫的一程去给白长老赎罪,小爷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了,何况区区伤痛呢!”

  言罢一摆手不让小祸斗再劝,李初一断然道:“就这么定了,这是我决定的事,你无需再劝。你先走,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如果小爷能活着回来再去找你,如果回不来...你自己想法子找我吧!”
阴阳道典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27207/,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愿未曾遇见你诸侯争霸御宝天骄阴阳鬼医护花圣医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漫威里的德鲁伊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超级盗贼萌宝归来爹地要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