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商户嫡女奋斗史 > 第七百七十九章迷醉

第七百七十九章迷醉

商户嫡女奋斗史 | 作者:天际舟 | 更新时间:2017-09-02 08:14: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闻言,哑巴妇人稍微有些迟疑。她只不过是近身伺候她的人,哪里有权利决定哪些人能接触她,而哪些人不能。

  徐婉真又道:“我毕竟是女子,如果被别的男人碰到身子,与失贞何异?你们的主子,想必也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

  前几次昏迷,她没有反抗的余地便昏迷过去,根本没有讲条件的时间。

  但这几日相处下来,哑巴妇人虽然仍然面无表情,但她注意到,她的眼中有所松动,对她也生出了一些怜悯来。

  她虽然不是古人,但就算在前世她也有精神洁癖。自己的身躯,若是被人无意间碰到,便会觉得很不舒服。

  在这里,她更无法忍受,被其他别有用心的男子触碰到。

  比如阿大。

  看着她,哑巴妇人缓缓的点了点头。

  徐婉真端起茶水一饮而尽,熟悉的困倦之意上涌。美丽的双眸缓缓合上,属于忠国公府二少夫人的最后一丝痕迹消失,只剩下一个面目丑陋的普通妇人。

  哑巴妇人扶住她软倒的身子,将她放在床榻之上。

  几息之后,阿大迈步进来,问道:“可有异常?”哑巴妇人摇头。

  如果徐婉真仍然醒着,将无比庆幸她方才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就是一次在计划中的转移,水路走到这里,已经不能再走,必须得换成马车。

  试探她的底牌,不过是顺手为之。哪里有什么救兵。

  “把她给我。”阿大看了一眼在床上昏迷的那个丑陋妇人,脑海中却闪过她盈盈的眉眼。一想到将要拥她入怀,他一颗心便滚烫的燃烧起来。

  但阿大没料到,哑巴妇人却缓缓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主意。

  自己伸手,将徐婉真从床上背了起来,示意可以出发了。

  阿大恼火的缩回手,但这哑巴妇人是主子所指定的,一时他也奈何不得。愤怒的转过身,道:“跟我来!”

  出了船舱,外面阳光明媚,正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

  这几日,哑巴妇人也未曾踏出过舱门一步,一直在房中监视徐婉真。对于她来说,这样的日光格外耀眼。

  眯了眯眼,她背着徐婉真跟在阿大身后,上了船尾的一条小船。

  这艘画舫做的是皮肉生意,正午才是沉睡的时候,他们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上了小船,哑巴妇人将徐婉真放在了一张临时的床褥上。阿大吩咐:“你去将舱内的痕迹毁去。”

  哑巴妇人定定的看着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徐婉真。意思是她奉命监视她,不能离开须臾。

  阿大无法,只得自己亲自去了徐婉真生活了好几日的船舱,将里面留下来的笔墨纸砚、衣物等都用一个大包袱装了带走,不留下任何痕迹。

  正在收拾,触到一件柔软的衣物,那是徐婉真之前穿过的肚兜。

  看清手中之物,阿大心神俱荡。指尖传来丝绸的柔软,还有残留着的温度与体香。

  鬼使神差的,他将这件肚兜放在鼻尖深深的嗅了一下,一股冷冽幽香直入鼻端,令他几乎浑身颤抖起来。

  随即,他仿佛触电一般,将手中这件鹅黄色的肚兜远远抛出。

  应徐婉真的要求,肚兜是用上好的杭绸所制,轻软细滑。并未如他所想,一下子被扔到墙角,反而在他面前展开,如同一朵鲜花一般,往地上飘落。

  阿大愣愣的看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俯身捡起肚兜,小心翼翼的藏在怀中,才拿起那个大包袱,从画舫的船尾处,上了那艘小船。

  ……

  骁骑卫,诏狱刑房。

  毒蛇熬不住骁骑卫特有的种种刑罚,终于开口招供。

  随着他的诉说,奉毅的脸色越来越青。

  他知道被劫走的少夫人对指挥使来说,是如何重要。毒蛇咬定牙关,他就是太子府上的死士,奉命而行。

  弄丢了徐婉真之后,被汪女史下令责罚。他不想领罚,才偷偷抗命而出,没想到落到他们的手中。

  他的这份口供,对齐王很有用,对寻找徐婉真的下落却毫无帮助。

  毒蛇在他的供诉上签字画押,奉毅道:“将这份口供速速送给皇上。着人给他治伤,好好看住了,不能令他发生任何意外。”

  走出刑房,奉毅往门外走去。

  一名士卒从外面匆匆而来,禀道:“禀大人,晋南候爷又到了。”

  奉毅只点点头,将脚步折返,走到一间牢房门口,示意狱卒打开铁门。

  雷霸四仰八叉的躺在草褥之上,身上搭了一床破烂不堪的麻被。口中犹在喃喃自语,道:“死人了,杀人了。”

  奉毅淡淡道:“雷霸,你要是再装疯,我能让你一直疯下去。”

  雷霸浑身一抖,但他坚信,只要有他父亲在,他就一定能得救。劫持徐文宇和徐婉真的事情,他万万不能认罪。一旦认了,就什么都完了。

  “我不妨告诉你,晋南候爷这已经来的第三次。”奉毅不慌不忙道:“让你入狱的,是皇上的口谕,你若是不招供,晋南候来三百次也无用。”

  这句话戳中了雷霸的软肋,要是连父亲都不能指望,他还能指望谁?

  一下子从地上翻身坐起,道:“我要先见父亲,才知道你们所说的是真是假。把我关在这里,就是想吓唬我主动招供嘛。小爷我可不是吓大的。”

  刚入狱的那两天,听到不断传来的鬼哭狼嚎,他被吓得肝胆俱裂。但慢慢的,也没人来提审他,他就猜出了几分端倪。

  想来是他的身份尊贵,骁骑卫才不敢擅自用刑。想到这里,他的胆子也就大了,索性继续装疯卖傻。

  奉毅晒然一笑,道:“小侯爷既然猜出了几分,在下也就不再隐瞒。你若是能主动招供最好,若是不能,我们也不缺你这份口供。”

  “不能对你上刑,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别的手段。你不是装疯吗,我们也是这样禀报皇上的。一个疯疯癫癫的晋南候小侯爷,想必会成为京里的一桩笑谈。”

  “你敢?”雷霸色厉内茬的质问。

  他第一次这样说时,雷霸只不过以为他是威胁而已。但这次,他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认真与不屑,打心里害怕起来。
商户嫡女奋斗史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3576/,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变身文娱女神女配拒绝当炮灰腹黑殿下妖孽妃明星潜规则之皇金枝埃尔德兰的天空踏破星河重生之公子勿近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旁医左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