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盛唐血刃 > 第一一七章蒸汽机火车跑起来了

第一一七章蒸汽机火车跑起来了

盛唐血刃 | 作者:tx程志 | 更新时间:2019-04-15 21:01: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第一一七章蒸汽机火车跑起来了

  大唐女子当家做主不是偶然现象,有平阳公主李秀宁这个榜样,抛头露面的女子不在少数。堪称奇女子传丈夫的不在少数。

  比如那个以吃醋青史留名的房玄龄之妻卢氏,那是连李二都敢硬怼。比如魏征之妻裴氏,自大业十三年魏征投靠李密帐下效力以来,他就开始抛家舍业,虽然说裴氏不像杨蓉这般生意做得如此之大,但是裴氏仍旧将魏征的家眷打理得井井有条。

  当然,还有野史杂记里的红拂女,以及历史上的太平公主、长乐公主,韦皇后等等。纵然这些女人在历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可是谁能想到杨蓉的眼界居然如此超前?

  武则天以才人之身进宫,终成一代女皇,说起武则天的老师,恐怕也是她的母亲杨蓉更厉害。虽然历史上记载,武士彟死后,武元庆、武元爽兄弟欺辱她们母子,不过,武元庆与武元爽兄弟二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善终。

  父母是孩子的老师,一言一行都会让孩子模仿。杨蓉现在如此之厉害,能培养出武则天这个妖孽,显然杨蓉功不可没。

  事实上与西突厥互通有无,并无不可。虽然说东突厥与西突厥一宗同源,可是,突厥强加给中原的屈辱与伤害,事实上与西突厥并没有多大关系。

  抛开这层因素,陈应纵然想杀光西突厥人也不现实,两世为人的陈应非常清楚,能打败西突厥人,但是却无法把他们全部杀光。毕竟,安西实在是太大了。随便一个山谷里一钻,别说给陈应十万大军,就算是百万大军,陈应也没有办法把西突厥连根拔起。

  看着陈应沉默,杨蓉笑道:“小表弟,你可以慢慢考虑!”

  “你想把丝绸之路变得血腥的奴隶之路?”陈应望着杨蓉的眼睛,缓缓道:“你知道这个口子一开,后果如何?”

  杨蓉笑道:“我的小表弟,你难道还没有看明白吗?为了酬你平定突厥、辅佐陛下之功,安西已经成了你的封地。我这么做,最终受益的还是你!”

  杨蓉的话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除了陈应之外,所有带兵的将领,无论是李靖、还是李世绩、再或者薛万彻、尉迟敬德他们,有一个算一个,他们所有人的家眷全部居住在长安。明为享福,事实上就是控制为人质。

  可是,陈应却没有如此。他的庶长子李嗣业、嫡长子陈谦、长女李若曦全部跟随李秀宁居住在疏勒城。

  陈应沉吟道:“大表姐,我只是担心,你商号的伙计,一旦出了安西,若是西突厥人翻脸……”

  “翻脸?……”听着这话,杨蓉笑得花枝招展,好一会儿,她这才笑道:“有你这个陈人屠在,他们谁敢?翻一个给我看看?小表弟,你是不知道你的凶名,如今我们唐人百姓,别说在大唐,就是在域外万里的拜占庭帝国,或者萨珊帝国境内,那些胡人恨不得把咱们唐人百姓捧到天上去,就算是他们那边的官府也不敢管,不知道有多少波斯或粟特商贾,他们把自己的商号挂靠在唐人名下,自己当作掌柜。”

  听到这话,陈应背着手望着远处,他的目光变得深邃,仿佛要穿越时空,抵达一千三百多年之后,在那个时空,天朝也是大国,天朝的商人遍布全球,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人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中国人。

  然而,这些中国商人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会把自己的公司弄成外国名字,仿佛沾了洋气,就会变得高大上。诺贝尔瓷砖、马可波罗瓷砖、毕加索瓷砖、梵高瓷砖、蒙娜丽莎瓷砖、达芬奇家具……都是国产的,味千拉面在日本没店,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在美国没店,吉野家和日本吉野家不是一家,法国合生元、美国施恩奶粉、法国卡姿兰都地道广东货,卡尔丹顿西装,纯正深圳货,乔丹运动鞋跟jordan没一点关系……

  没有一个人不希望自己国家强大,当然那些美其名曰混血儿的杂种就算了。

  想到这里,陈应道:“我原则上是同意的,不过你必须交税,没有情面可以讲!”

  杨蓉伸手洁白的手道:“好!”

  ……

  终于陈应顺利的抵达疏勒城。

  不过,明明知道蒸汽机取得了突破,陈应却没有立即去参观,而是……美美的泡在大池里,享受着齐人之福。

  正所谓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

  陈应麾下的军队,与大唐各个军队唯一的不同就是,陈应麾下没有营妓,军队将士可以杀人,可以抢劫,也可以放火,唯独不可以强奸。

  这是铁律,谁碰谁死。

  作为主帅,陈应同样也没有破例。

  现在回家中,陈应顿时化作为月下的狼人。

  李秀宁用事实行动再次证明一件事,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当陈应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的时候,李秀宁依旧可以服侍着陈应更衣,还可以起身为陈应准备饭食。

  陈应躺在软榻上,有气无力,连吃饭的力量都没有了。

  陈应望着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李秀宁道:“想笑就笑……”

  李秀宁抿嘴而笑道:“一年多了……你都不知道妾身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难道比你好过?”陈应伸了伸胳膊,李秀宁识趣的躺在陈应怀中。

  李秀宁喃喃的道:“妾想再要几个孩子!”

  陈应将头埋在李秀宁胸前道:“那你准备好,再生一个足球队!”

  李秀宁疑惑的道:“足球队?”

  陈应解释道:“就是蹴鞠队!”

  李秀宁恍然大悟,伸手擂着陈应的胸膛,嗔怒道:“要死了,你把妾身当什么?”

  陈应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咱们的事发了!”

  李秀宁满头雾水的望着陈应。

  李秀宁有自己的消息渠道,陈应的话她也明白。当初救下李世民,送李世民去扶桑大陆,本就是李秀宁的主意,如果不是李秀宁的原因,陈应把李世民交给李建成,才最附和陈应的利益。

  可是,陈应并没有那么做。为了不让她伤心难过,陈应冒着得罪李建成的风险,将李世民送到了扶桑大陆。

  现在李世民派程知节回来了,李建成肯定会暴怒,这是必然的。

  在李建成看来,陈应对他就是背叛,赤裸裸的背叛。

  李秀宁咬了咬牙道:“我回长安,向大郎去解释……”

  “其实不用!”陈应摇摇头道:“我相信陛下会理解的,如果他不理解,无论怎么做,我都接着!”

  毕竟在某些需要上,男子来的热烈去的快速,不如女子来的隽永。哪怕陈应一直以来坚持健身,但是李道贞、许二娘、深田花音,依旧让陈应痛并快乐着。

  直到四天之后,陈应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与儿子陈谦睡在一起,总算躲过了一劫。

  ……

  第五天,陈应这才顶着黑眼圈,脚步虚浮的走向疏勒学院。

  在疏勒学院里,陈应看到了朝夕暮想的蒸汽机,怎么形容呢?这个东西,只能用傻大粗来形容,非常具有老毛子的风格,不过这个蒸汽机的弊端非常明显,非常高,高达三丈两尺,通体采取轴承钢铸造而成,二十四个轮子,非常想后世的蒸汽机火车。

  要说动力机构,也没有多绕弯路,由于安西的棉花出现,特别是陈应麾下的军队,与大唐其他军队是不一样的,自从右卫率时代开始,陈应麾下的将士不发布帛,而直接配发成衣,像当初万儿八千件,采取人工缝制的办法不是不可以做到,大不了多花点时间,多雇佣点人手。

  可是随着安西军编制高达十万,每年光戎服的数量,就多达四十万件,这已经不是依靠人多就可以轻易办到的事情了。

  更何况,百姓分到田地之后,再想招人已经非常困难了。陈应就依靠了后世的意见,让工匠打造出了踏板式的缝纫机。

  现在的蒸汽机驱动原理依旧是这种曲杆联动方式。

  此时的蒸汽机火车头与后世不一样,由于陈应在没有发明火车头之前,先修了驰道,虽然这名为驰道,其实就是双向双轨的铁路,宽约一丈两尺。而这火车的轨道宽度全部都是一丈两尺,约长约十丈六尺。

  弗拉维·齐诺躬身道:“公爵阁下,是不是要试车?”

  陈应拍着弗拉维·齐诺的肩膀道:“行啊,老齐,连蒸汽机都弄出来了!”

  弗拉维·齐诺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公爵阁下,我姓弗拉维氏……”

  周青的眼睛一瞪,朝着弗拉维·齐诺吼道:“还不快谢主上赐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弗拉维·齐诺赶紧躬身道:“谢公爵阁下赐姓!”

  陈应听着这话,没有喝斥周青。他反而兴致勃勃的向弗拉维·齐诺解释道:“老齐啊,这个齐氏,是上古八大姓氏之一的姜氏后裔姜尚的后裔,以国为姓。”

  弗拉维·齐诺疑惑的问道:“上古?”

  陈应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不错,姜氏可以解释为你们希腊原始神邸,我们华夏,上古为妊、姜、姬、赢、妘、妫、姚、姒八大姓氏。而姜氏则是神农氏,发姜水为姓,神农氏相当于希腊里的阿波罗。在大约两千年前,百家宗师姜尚封为齐国,其后裔就是齐氏。”

  原本弗拉维·齐诺还有些不情愿,可是听说自己这个齐氏祖宗如此牛逼,居然是阿波罗之后,他心中就没有抗拒了。别以为给自己找一个名人祖宗是国人专利,其实外国人也喜欢这样冒认祖宗。于是,弗拉维·齐诺就变成了齐诺。

  陈应道:“试车!”

  随着吭哧吭哧的声音响起,车头上面的大烟囱也开始冒出大股的白烟,陈应干脆翻身上马,等着车头开动起来。

  车头“呜”的一声巨响之后,看起来比成年人手臂还要粗的曲轴开始带动车轮转动了起来,随即便是不断响起的咣咣声,整个车头开始带着车厢开始向前缓缓移动。

  不过,让陈应无比蛋疼的是,这个蒸汽机火车的速度,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别说战马奔驰,就算是陈应徒步走,也能跟得上,按照陈应徒步的速度,大约是每个小时六七公里的样子,简直如同蜗牛爬。
盛唐血刃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51046/,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飞舞激扬回到大唐当皇帝天生娱乐家万界遨游之旅这个王妃很米虫医妃逆天我的老婆是女神落宅的双身少女与南宋同行鸿蒙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