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红楼春纤 > 第两百一十章 世炎凉少年意赤忱

第两百一十章 世炎凉少年意赤忱

红楼春纤 | 作者:六月泽芝 | 更新时间:2019-08-14 00:15: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待她一去,薛姨妈自不必说,当即就哭死过去。就是送行的王夫人、李纨、凤姐儿、迎春、黛玉、惜春、苏妙、湘云等上下一众女儿家,哪个不呜咽不止?只东平郡王府上几个女眷,略略拿帕子擦擦眼角,竟也罢了。

  这落在贾府女眷姻亲眼中,谁个不是心中恼恨。

  旁人不说,只黛玉回去便寻了顾茜叹息:“再没料到她竟是这么个结果!”顾茜也不由沉沉一叹,心中颇为叹惋。虽说头前看宝钗有些儿不好,然而天底下谁个又是完美无瑕?她自也是一块美玉,略有瑕疵,原是人之常情。自己头前也想过,既然薄命十二钗的命数破了大半,或许薛宝钗也能有个好结果。

  不曾想,她竟是要代人和亲,远嫁北狄,从此天各一方,断绝家乡。更何况,现在的北狄可不是现代的少数民族,饮食衣着,医药卫生等等哪个都不是能轻易熬过去的。

  想到这里,顾茜竟也不知怎么说,只陪在黛玉身边与她一道伤感。及等到了晚上,顾茂归来,见着妻妹两人皆是恹恹的,他略略一想,便道:“今日送那薛家大姑娘,可有什么事不曾?”

  “若能生出一件事,抹了这个,那倒还好呢。偏都顺风顺水,我们也只能眼见着她去了。”黛玉眉间微蹙,起身与顾茂道:“这事儿也太急,我们才听到消息,道是那薛大爷因打死了人而入狱。后头没两天,忽而薛姑娘便要代人和亲,远嫁北狄去了。”

  顾茂点一点头,看着顾茜也是转头看来,便将旁的丫鬟婆子皆挥退,令人守着门,自己则与妻妹两人细说内里缘故。听得说宝钗和亲,乃是被辖制不得已而为之。黛玉不由滚下几滴泪珠儿,因叹道:“我原就觉得此事不对,果然有些缘故。”

  顾茜却在旁冷笑道:“东平郡王府好大的威风!自来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战与和,这样的大事,他一个郡王竟能为了儿子生生摆平了朝野上下。”顾茂便点头赞道:“正是妹妹所说,国家大事岂能儿戏!现今东平郡王看似心想事成,保全了一双儿女,可穆家在圣上、在朝中、在京城已是亏了名声,又失了权势,日后能得个安闲度日,也是艰难!”

  “到底如今他们家如愿以偿了。”黛玉原就有几分郁郁,听说细故之后,越发生出几分缠绵愁绪,因道:“而薛家姐姐从今而后,却再不能一见父母家乡,只能饱尝风霜之苦了。”

  顾茂沉默片刻,方道:“舅家宫中且有贵妃,外则多有姻亲世交,若是合力为一。现今那薛姑娘尚未出塞,而薛公子又已是出狱,未必不能翻盘。”顾茜听了,忙问道:“当真?”一面问,她一面看向黛玉。

  不想黛玉眸光微微闪动后,却忽而轻叹一声,垂眸慢慢道:“只怕舅舅家未必能齐心合力,更何况这么些姻亲世交的情面,怎会愿意为了薛姑娘,尽数抛洒出去——毕竟,如今情势已成,脸面已失,真个翻到过来,未必是好的。”

  正如黛玉所想,贾府安安静静,并不曾有什么消息,倒似还是往日那般,竟没个薛宝钗被和亲远嫁了。独有王夫人等女眷撒几滴泪珠,喟叹几声,一切就消散在空气之中。

  黛玉看在眼中,不免越加失望。

  一日,她正与顾茜言语,有心做些什么的时候。外头忽而送了帖子,却是湘云下的,有意于黛玉这儿姐妹聚一聚。黛玉略有些吃惊,皱眉细想片刻,竟也许了。顾茜在旁看着,便问道:“这是怎么了?”论说礼数,再没有自己下帖子邀约,倒将地方定在旁人家的道理。

  “必是为了薛姑娘的缘故。”黛玉淡淡两句话,点破其中缘故:“到底我这儿清净些儿,不同她们那里总还有长辈辖制。”顾茜沉默片刻,也点了点头:“是这么个理儿。”说到这里,她轻轻嘘出一口气,道:“到底年轻心热呢,姐妹似得相处这许多年,总也有些情谊的。怎能不为薛姑娘抱个不平?”

  正如顾茜所说,翌日湘云等人过来,果也是为了宝钗。迎春平和,惜春孤僻,苏妙本是道姑一发不知世故,便只有湘云,自来便喜宝钗,又是能言善道的,她便头一个将自己所知道明。只她原在深宅大院,虽知道些事,却还不如先前顾茂所言明白。

  可她本是史家姑娘,如今又嫁入武勋人家,却实能窥探出一些事情脉络:“我瞧着婶娘并婆母等人言语,竟要将宝姐姐这事儿匆匆完结,只当没出过一般。我便不信,那东平郡王府竟还能一手遮天!依着我看,倒似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有了她这几句话,众女皆是沉默。

  只有惜春忽而道:“旁的我不好说出口,只听说太太几日不曾理事,凤姐姐也使人不能议论宝姐姐的事。”迎春虽是性子温柔,到底经了些事体,还能含泪说出两句话:“我们爷暗中也问过我两句,道是这样的事,我们虽远了些,怎么也没个消息。”

  苏妙听出里头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八个字,再看着满屋子的女儿家,不由叹道:“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这一句话落地,众女皆是一静。

  顾茜原立在一旁不言不语,听到这一句,心中也有些酸涩起来,脑中忽而闪过纳兰容若的词: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可不是当时只道是寻常,谁能想到日后光景呢?

  只是这样的话,顾茜却并不曾脱口而出,只转头看向黛玉。

  黛玉慢慢搁下茶盏,轻轻将先前顾茂所言一一道明。到了这一会儿,屋中越发寂静冰冷,犹如雪洞一般。而此时,顾茜忽而添了一句话:“若是齐心合力,未必不能将局势翻转过来。”

  “一声言语也无,又谈什么齐心合力。”迎春听到此处,已是双泪滚滚而下,哽咽着道:“我原说,怎么忽而就、就、就这样了。原来也就是如此罢了。”湘云却仰起头来,双目灼灼:“他们不管,我们尽力便是!就算那穆家权势熏天,也没有一手遮天的能耐。我们寻些法子,总也要让他们难受难受!”说着,她自家便出了几个主意。

  然而众女细细想来,却总有不妥之处,临了也只合道:“竟还是先传出风声去,再看看他们怎么做。”黛玉却道:“可惜三妹妹不在,若她在,这些事儿上面她更能筹划。”

  探春却已是得了王夫人快马送来的消息,立时打发人寻陈嵘,将此事告与他,又怒道:“天下竟也这样的事!他穆家也欺人太甚,竟不曾将我等看入眼中!”陈嵘知道后,一时也沉默无语。他原不知京中细故,只说是穆家不顾体面,不顾得罪人,非以性命相逼,薛家方只能忍痛舍了女儿和亲。因而,他也只能劝道:“穆家如此行径,大失体统,纵然这一回保全了儿女,日后也必有破家之患。我的奶奶,你且消消气,竟还是想想如何与京中商议,趁着薛家表姐尚未出塞,好好筹划一番,未必不能翻转。”

  听出他话内意思,探春心下一想,却又自蹙眉。旁人不知,她还能不知家中情势,虽也顾及脸面,实则内里各生争斗之心,并不能齐心。更何况,薛家到底只是姻亲。

  她这般一想,便立时摇头道:“你不知道我们家的事,原也有些龌龊,我料想未必愿意齐心。倒是各家姐妹那儿,竟还能齐心的。”陈嵘本也是世家子弟,深知大家大族的弊端,一听这话便也猜出了□□分,当即垂头思量片刻,便道:“若是如此,事情恐怕未必能如意。也罢,如今也不过尽人意,听天命罢了。我先去寻若兰商议商议,也听听他有什么见解。”

  探春默默点头,目送他离去后,自己回来便独坐一旁,瞧着窗外暮色渐起,忽而生出几分颓唐之心:怎么就到了这地步。

  而另一边的卫若兰听说这番事体,也是觉得棘手,因想了片刻道:“既已是如此,再要翻转过来,确实难上加难。且容我思量一日,明日再商议,如何?”

  陈嵘也是这般心思,自然没有强逼的理,当即又说了一阵话,便告辞而去。此时张蕴节等人正打马归来,见着陈嵘还在屋外寒暄了几句,待得入内探望卫若兰时,张蕴节还道:“他每日过来探望,实在有心。你们这一对连襟还真没白做,虽是表亲,然而嫡亲的也不过如此了。”

  卫若兰摆了摆手,道:“他待我亲厚不假,只今日却不是专为探望,而是有一件难事。”众人便问缘故。卫若兰也知此事隐瞒不了,索性道明。众人听说那东平郡王为了救回其子,竟逼迫他人代亲女和亲,不觉都面色一变:“原说那穆明成是虎父犬子,如今看来不过是沆瀣一气。”

  再想一想先前穆明成无能,累及兵将,糜烂战局等事,众人皆是咬牙切齿。就在此时,张蕴节忽而冷笑一声,抬头道:“我倒有一计,必能让那穆家伤筋动骨,不知道兄弟们敢是不敢?”
红楼春纤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61163/,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明天下超级女婿长生十万年圣者降临师道成圣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