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六十年代小店主 > 第31章

第31章

六十年代小店主 | 作者:湖涂 | 更新时间:2019-12-01 13:09: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贺秋生原本没想教两孩子读书,在他眼里,这两个孩子的处境和他有些像,都是深陷泥潭,挣扎都挣扎不出来。

  可这两个孩子的毅力,和反抗命运的决心,让他早就已经绝望的心慢慢的苏醒了。他想,他应该能够尽力为这两孩子做点什么。比如,让她们离开这个偏僻落后的村子,去更好的地方生活。这两个孩子这么努力,再怎么样也不会过的比现在差。不过现在许南南让他再次吃惊,所以他想再多做点什么。

  见许南南犹豫着没说话,他无奈的叹息。

  他心里自然是知道这孩子在顾虑什么,这是大环境,无可厚非,所以也没生气。况且这孩子在顾虑的情况下依然偷偷的帮助他,也正显得难能可贵。

  “我教学生有自己的方法,不用多长时间,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能上课,也不用一直教,我会告诉你方法,让你自己学。不懂的,可以问我。这事情也不要对外人说。以后还说是你自己去学校里听到的。”

  许南南听他这么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确实是怕人知道的。特别是在经历许老太的那场公审大会之后,她就更害怕了。

  有些事情不再是听人说的故事,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情。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也许会大胆一点,可她身后还有个小满。

  “贺大叔,是我小心眼了。”许南南脸红道。

  贺秋生无所谓的笑了笑,“这有什么,你这样也挺好的,你还小,又带着小满,是该谨慎点。以后离开这里了,也要保持。”

  说完又笑着看许南南,“怎么,还敢不敢和我学知识呢?”

  “嗯嗯嗯。”许南南连连点头。一个大学教授愿意教导她和小满,她怎么可能不稀罕。她自己可以不用学,可还有小满呢。

  她自己虽然也能教,但是也只是随便的教着写字,教算术,哪有专业老师教的好。而且她很好奇,自己的知识水平在这个年代相当于哪个程度的。

  “贺老师!”许南南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贺秋生笑着点点头,心里有些惆怅,有多久,没人喊他老师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许南南就把跟着贺秋生一起念书的事情和许小满说了。

  许小满点点头,“姐,我会好好学的。”

  “小满,你是不是还是想着那个人打你的事情?”许南南口中的那个人就是许建生,只是现在他们姐两都不乐意和老许家有关系了,甚至都不想喊许建生了。

  “姐,咱不提他了。他是坏人。”许小满闷闷道。

  “那你咋不高兴呢?”

  许小满吸了吸鼻子,“姐,我就是想不通,桂花婶那么疼木头哥和石头哥,为啥咱两就没人疼。以前我以为爸就是不喜欢咱,可他比奶好,他不打咱们。可他下手比奶还狠!姐,为啥咱两是没人疼的孩子。咱真的不是好孩子吗?”

  这孩子都开始怀疑自己了。

  没办法,她有时候都忘了,小满才九岁呢。要放在未来,也就是小学三年级的孩子,爹妈正宠着,百依百顺呢。

  可这孩子却生在老许家,从小到大没过一天好日子。也许在被许建生打之前,许建生应该就是她最后的期望了,结果这个期望也在她面前破灭了。所以这孩子开始不自信了。

  “小满,你相信姐,你是好孩子。要不然桂花婶,贺大叔,还有陈奶奶,大红婶子他们也不会帮咱们了。别人不喜欢咱,不一定就是咱不好,也有可能是人家自己不好。小满,在姐眼里,你就是最好孩子,最懂事的孩子。小满啊,哪个坏孩子会替姐姐流血受伤啊。所以在姐心里,你最好了,也最让人心疼。”

  “姐,姐,以后我就只你一个亲人了。”许小满抱着许南南哭。

  “不哭不哭,以后咱家小满还要做有用的人呢,可不能让人笑话了。晚上姐给你讲故事。对了,对了,今天姐还去供销社给你买糖了,大白兔奶糖,全都买来了。”

  “姐你又浪费钱。”许小满闷着鼻子道。

  许南南豪爽的挥了挥手,开玩笑的语气道,“没事,姐不差钱。”

  这话可是真的,她前阵子放在店里的邮票集已经被人买走了。卖了六千块钱。

  其实许南南知道,这邮票集在未来肯定不止这么点钱的,可是她店里的东西以前都没卖过这么高的价格,担心定高了卖不出去,所以只能把价格给降低了。

  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六千块钱也不少了。

  等过几天她还准备再进城里去弄一套邮票回来,顺便去旧货市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漏可以捡。可不能坐吃山空了,要开始正儿八经的重操旧业了。

  第二天中午,贺秋生就开始教小满上课了。和之前说好的一样,中午吃饭的时候,贺秋生早早的吃完饭,就过来山上干活,顺便教课。

  贺秋生不愧是省城大学的教授,教学生还是挺有一手的。小满的天分并不算好,底子也比不上她的同龄人多。贺秋生出了几道题,就知道许小满的底子有多厚了。然后循循善诱,第一节课就让许小满事半功倍。特别是他教的一些学习方法,连从二十一世纪来的许南南,都觉得惊讶。心里觉得,这个时候的文化人,果然很牛叉。

  中午教完课,贺秋生就给许南南出了几个题,给她摸底。

  许南南看着纸上的小学数学题,心里几番纠结,还是把这题给实实在在的做出来了。没办法,太简单了,她都不好意思做错。

  等贺秋生忙完了一趟,回来抽空看试卷,愣是惊讶了一场。“你这自学的倒是挺扎实的啊。”

  贺秋生惊讶的说了一句。然后神色严肃起来,又出了几个题。

  这回直接跑初中题目了。许南南摸索着做了两个题,其他的题目都空了。村里就一个小学啊……

  饶是这样,贺秋生回来看到她答出的两个题,心里的震撼也不小。

  自学竟然也能学得这么扎实,而且还能把没学过的题目,用学过的知识做出来,这是很高的天分啊。而且这孩子还是在那样的家庭里,能够学习的时间绝对不多。

  可惜啊,太可惜了。这样的好苗子,竟然埋没在这个小村子里了。他更可惜的是,如果他没有落到这个境地,还是省城大学的老师。他一定要亲自教导这个孩子,让她将自己的天分发挥到极致,以后一定是一个不可限量的人才。

  此时他倒是希望李成文晚一点来,这样他就能多教教这孩子,让她的起点更高一点。走的比别人都远一点儿。

  可惜李成文可不知道贺秋生的心思。

  这阵子他一直在挣扎当中,一面是对自己有恩的恩师,一面是自己的妻子儿女。种种顾虑让他很难抉择。可这几天他也不好受,良心受到谴责,吃也吃不好是,睡也睡不安稳。梦里醒来,都是他的恩师指着他,骂他忘恩负义。

  煎熬了这些天之后,他终于决定,还是要亲自去看看贺秋生。不管自己能不能帮到老师,总要去看看他。

  这事情他也不准备和爱人袁丽说。他知道如果说了,袁丽肯定不会同意的。到时候又要在家里闹起来了。

  准备了几天之后,李成文就安排好了工作,还准备了一笔钱揣在怀里,登上了去榕树镇的车子。

  李成文到许家村的时候,许家村正忙着上缴公粮。

  这可是一年中的大事情。上面下了任务,每亩地要产多少粮食,多少上交,多少分配下来。如果达不到的,可能一年到头下来,还得倒欠了债呢。

  村里越忙,山上反而越发的闲了。许南南养的大肥猪还要养个把月才到时间上交,也算是平时除了学习之外,就是到处去弄猪草喂猪。争取让猪多长点膘。

  好在她接受能力强,按着贺秋生的说法就是突飞猛进,所以学习也占用不了多少时间。

  她越是这样,贺秋生就越发的觉得可惜了。他觉得要是多给一点时间教,许南南没准能直接去考个大学生的。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能让孩子再在这里耽搁了。这里可以学习,外面也可以学习。外面的生活,这里却是如何也比不上的。

  李成文找到养殖场的时候,贺秋生正在猪圈里铲猪粪。许南南在边上投猪草。两人脸上都带着口燥,李成文看着这个场面,差点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

  “姐,有人来了。”

  正在做数学题的许小满突然发现了外来者,连忙报信。因为最近偷偷的跟着贺秋生一起念书的事情,她已经培养出了高度的警觉性。总担心别人会害她们和贺大叔。

  许南南和贺秋生闻言,都下意识的看着入口的地方。贺秋生看到来人,眼里带着几分了然,似乎早就意识到这个人会来。

  他神色如常的放下铲子,摘下口罩,“成文,你来了。”

  “老师?!”李成文看到贺秋生转过身来,摘下口罩的那一刻,惊呼出声。

  此时的贺秋生头发花白,脸色发黄,苍老而憔悴。丝毫没有当初在学校里意气风发的模样。他记忆中的老师是英俊的,儒雅的,谈吐不凡。来之前,他想象了很多次贺秋生的处境,却从来不敢想到这个境地。

  他知道,贺老师只比他大十来岁啊,如今满打满算的,也才五十岁出头的人,怎么会变得这样老态龙钟了。

  相对于李成文的激动和震惊,贺秋生就显得很淡然了。

  他走出猪圈,边走还边拍了拍袖子的两端。“你来的不巧,我刚整理猪圈呢。”

  许南南也跟着走了出来。刚听到贺秋生喊成文两个字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后来听到里这人喊老师,她才想起了之前替贺秋生送出去的那封信,收信人正是李成文,也是南江县铁矿的副矿长啊。

  这人竟然真的来了,许南南惊讶的打量他。留着板寸头,戴着眼镜,人高高大大的,模样看起来很严肃。看起来就是个领导样子。

  “老师,您吃苦了……”李成文声音有些哽咽。

  看着这人一副要哭的样子,许南南觉得心境有点儿受影响,干脆去了屋里。片刻后就端着两杯水出来,又让许小满帮忙搬了板凳出来。这人既然是贺大叔的学生,现在跑来看贺大叔,她也不用担心别人知道她和贺大叔的关系了。

  “贺大叔,让客人过来喝点水吧,坐下聊。”

  李成文看着她,“这是?”刚刚他就只注意到老师了,都没看到旁边有人。

  “也是我的学生,说起来,算是你师妹了。”贺秋生笑着直言道。“走,咱两坐着好好说说话。”

  李成文闻言,倒是惊讶的看了许南南一眼,只是也没多问。落座后,又看向贺秋生,“老师,这几年你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很多同学都在打听您的情况,可我们一点消息也没有。只知道是有人报告了什么,让您……”

  贺秋生脸上的笑容顿时淡了下来,“事情都过去了,多说无益。你们知道了也没好处,以后让其他人都不要打听了,我在这里挺好的,不用担心。”

  “这里怎么会好,老师,您是个有才华的人,怎么能做这些事情。”李成文看着那猪圈,就忍不住想掉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还有什么事情比看着自己最敬仰的人受到不公的待遇更让他伤心的。

  “成文啊,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像以前那性子。得沉稳一点了。听说你现在都是县城铁矿的领导了,很不错啊。以后大有可为。”

  贺秋生淡然的笑了笑。

  听贺秋生夸他,李成文还有些不好意思,“我在这些同学里面,也算不少好了。”说完后又认真道,“老师,虽然我能力比不上其他人,但是我一定会尽力把你从这里接出去的。我回去就找人周旋,我相信老师的清白。”

  来之前或许还有顾虑,可看到贺秋生这个境况之后,李成文觉得自己要是无动于衷,那真是忘恩负义。当初老师救他们那些学生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不必了,”贺秋生却摆手,笑着摇头,“我在这里习惯了,也一把年纪了,在这里养老也挺不错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里也有几分意境,不比城里生活差。”

  “老师……”

  李成文还想劝,贺秋生打断他的话,“成文啊,我知道你是个好学生,要不然也不会写信给你。我知道其他人收到信也许不会来,可你一定会来。我在这里生活几年,已经习惯了。当年的事情或许有误会,或许也是应得的,这都无所谓了。你们也不要再深究,我不想一把年纪了,再让我的学生落得我这个下场。如果不是因为有事情要你伸手,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看到我这个样子的。老师也有老师的骄傲,你就不要再勉强了。”

  听贺秋生这番话,李成文心里哽住了,难受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深吸一口气,“老师,您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办。办不到的,我也想法子办。”

  贺秋生看了眼正在喂猪的许南南,又看了眼正在认真做题的许小满,“是为了这两个孩子。”

  “说起来,这两个孩子和你还有些缘分呢,她们的父亲也是在矿上的。不过,这两孩子可没沾他的光。”

  贺秋生简单的将许南南姐妹的情况和李成文说了一番。

  李成文也没想到会这么巧,自己的老师新收的学生,竟然是许建生的闺女。

  话说当初矿上还传过这件事情,似乎是许建生的闺女被家里人逼着出嫁,为了这件事情,他和几个领导还出面和许建生谈过话。

  现在知道许南南姐妹的详细情况后,李成文觉得自己之前和许建生谈话的时候态度实在太和气了。

  “老师,您想我带她们两进城?”

  不用贺秋生说,李成文就猜到了这一点了。如今能够让这两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也就只有进城了。

  贺秋生轻轻点头,心里也有些不舍。

  李成文想了想,认真道,“年后矿上会进行招工考试,我到时候想办法,安排许南南参加考试,保她进矿上,到时候给她安排个好岗位。”这话说的容易,其中要操作的地方可不少。毕竟心中矿上的那些位置,盯着的人多着呢。更何况是好位置了。他以前也没做过这种走后门的事情,不过这次贺秋生难得开口,也许这辈子就这么一次,许多事情,他也愿意破例。

  说完这番话后,他就开始琢磨着给许南南安排什么岗位了。

  “不用特意安排。”贺秋生打断了他的想法。“她还小,陡然捧的太高不好。我教她的时间不长,但是发现她天分还不错。先让她去矿上做个临时工也行,如果可以,让她能够上夜校,让她靠自己的能力考进去。”

  最后似乎还是有点放心不下,“要是实在考不上……你再搭把手吧。”

  李成文满脸认真的点头,将事情记在心里。又忍不住看了看许南南。老师特意破例写信给他,又这样为她考虑的周到,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

  当初小师弟上学,老师似乎都没怎么管呢。对了,师弟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是不要提了。

  事情谈完了,贺秋生并没有让李成文久留,而是让他赶紧回城,免得被人发现了。

  “以后不要来了。”李成文临走的时候,贺秋生交代道。

  李成文闻言,突然跪在地上,给贺秋生磕了几个头,起身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许南南远远的看着这个样子,觉得贺大叔以前肯定是个了不起的老师,要不然也不会受到学生这么大的喜欢了。

  李成文离开后,贺秋生回了照旧工作,对于和李成文说了什么事情,一句也没和许南南说。

  他不说,许南南自然也不户多问。甚至觉得这种机密的事情,自己还是不知道的就好。

  李成文来去匆匆,并没有给贺秋生带来什么改变,整个许家村也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准备着分秋粮了。

  队里的粮食分配是按“人六劳四”或“人七劳三”分配的。所谓“人六劳四”或“人七劳三”,就是把生产队生产的粮食,在交足国家公粮也称“爱国粮”的基础上,从剩余的粮食中拿出60%或70%按人口分,另外的40%或30%按劳力即所挣的工分分。“人七”的原则是因为有些家庭劳力少孩子多,挣不了工分,即当时人们常说的“老缺户”,如果加大劳力工分分粮的比重,势必吃不饱。为照顾这部分人,采用了这一做法。“劳四”的原则是带有激励机制的分配方法,谁家劳力多工分多,分的粮食自然就多些。

  许南南作为有工分的人,也参加了这次的秋粮分配。当然,许小满也能分一部分。以前许老太常说许小满是属于白吃饭的那类,就是觉得她没能去挣工分,是家里唯一不能赚‘劳四’粮食的人。

  许南南是饲养员,这工作生产队的常活,所以是满分工,这样算下来,工分可不少。加上许小满的那份,算下来也能分三百多斤粮食了。姐两吃的少,平时种点菜,挖点野菜合着吃,也能吃一年的。

  所以当许根生念到许南南家里能分的粮食数量的时候,好些人都有些眼红了。

  两个半大的孩子能吃多少,这分的粮食都快赶上成年人了。

  也是此时,许南南才算是真的发现许根生给她安排的这个工作的好处了。虽然全年无休,但是工分真的不少。

  “南南,咋瘦了?”

  许南南正在签字呢,有人突然走了过来。许南南一听这声音,嘴角歪了歪,回头看着来人。她怎么忘了,李静和那几个侄子侄女可都是属于‘人六’的范围呢。

  李静看着她,温和的笑了笑。“咋见到妈了,都不说话了?”

  “老许家已经写保证书,和我划清界限了,我可不知道咋称呼你了。这事情根生叔也知道,对不对,根生叔?”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二更时间照旧。
六十年代小店主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64783/,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总裁的头号鲜妻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斩月王者荣耀:陆神有礼了奈何情深久爱成疾娶1送1:独宠替孕鲜妻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被陆首席认定了我真不想一打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