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久久中文 > 骑士悲歌 > 第七卷第二十八章

第七卷第二十八章

骑士悲歌 | 作者:凭空想象 | 更新时间:2019-06-12 17:43: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元尊最佳女婿放开那个女巫圣墟大道朝天武破九荒诡秘之主超级神基因医圣传承修真聊天群
  哈尔模尼亚用带着忧伤的湛蓝色眼眸注视着旁边燃烧着火焰的货包,“太晚了……”

  “什么太晚了?”雪沫好奇地问道。

  哈尔模尼亚没有回答,拄着剑对那些清醒过来的骑士们说道:“我劝你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在事态还没有变得无法解决之前。我会亲自向陛下汇报此事,她不会降罪于你们。至于你,那就要看你的命数了。”哈尔模尼亚望向红茶。

  红茶已经伤愈,他又抽出一柄短匕首,嘶哑地说道:“千翼组十名精锐折损我手。若我无法完成任务,只有以死谢罪!”

  洛维安并没有注意这些对话,他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燃烧的货包上。一种不祥的气息渐渐从中渗透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洛维安问道。

  “影士。”哈尔模尼亚轻声道,“一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人造产物。逆道而行,终将天谴。希纳斯陛下为顾全大局,将这种不祥之物带到了这里。也许是为了在大地之主面前无愧吧,陛下恳请我作为这些孽物失控时的超度者,但是——”

  他话锋一转,“同样,您也是违背自然规律的逆道者。”

  洛维安一震,他已经确信这个五百年前的精灵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如果生活在那个时代,他们注定对洛维安的名字不会陌生,但是五百年寿命的精灵?——“王族精灵?”他低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能与我有过交集的王族精灵,除了精灵王梅赛德斯之外,全成为了我的权杖的祭品。”

  哈尔模尼亚依旧拄着巨剑。温和地回答:“如果您印象还清晰的话,您会记得椎雅锡林——我的母亲。”

  洛维安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片记忆中的画面,面前时苍冰色的火焰,自己的背影在火光中被拉得好长好长。破碎的精灵城镇门前燃烧着一团黑红色的烈焰,在那里是叹息着的血月族将士的英灵。

  自己站在苍冰色的精灵城镇身前,面前是血月祭典时对逝去亡魂的哀悼,全然忘记了身后倒在自己权杖和军队铁翼下的五千名善良纯洁的精灵和高贵坚韧的精灵王族。

  洛维安立刻明白了在这一时刻。面前的王族精灵蕴藏着对自己多么强烈的仇恨。绵延了五百年的仇恨,足以将善良纯洁的精灵发酵成魔族一般残忍疯狂。

  周围的人莫名其妙地听着监督官大人和那名神秘强大的车队护卫之间的对话。

  “先皇的谶语我无敢反驳,所以我只能将这份仇恨埋藏心底。”哈尔模尼亚淡笑道。“这是您的第一个考验。我并不是宿命论的信徒,但是在这一时刻,我必须对自己的信仰方向加以思考。”

  弗朗西斯紧盯着面前火苗暗弱下来的货箱,一股寒气随着浓雾一般的黑暗开始渐渐浮现。破碎的魔法阵光辉迅速消失在浓郁的黑暗中。

  “最繁复的保护法阵竟然在最简单的火焰中就能失效?”雪沫思索着。一点没有觉察危险的意识。“这大概是返璞归真的道理吧?”

  弗朗西斯的嘴唇已经开始发青了,作为曾经黑色之翼的干部——他猛转向头,看着一脸决然的红茶。

  “红茶大人!你不会告诉我们这就是格里梅尔教授的‘半灵体’吧?”弗朗西斯巨大的声音打破了在场莫名的沉寂。

  红茶虽无伤势,但是显然力量已经耗尽,他向前几步想要挥起匕首,却最终无力地摔倒在地上。

  弗朗西斯从红茶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

  哈尔模尼亚举起巨剑,一**的紫红色斗气开始汇聚,渐渐笼罩住了那些被黑暗吞噬的货包。“他们会吞噬一切拥有血肉的东西强化自身,我会尽可能限制住他们一段时间。你们现在立刻离开!”

  “开什么玩笑!”弗朗西斯忽然抬起头,声音刺耳而沙哑,“半灵体能够随意在光影之间切换,黑暗就是他们的介质,谁能有超过光影的速度!”

  弗朗西斯狠狠地看了看四周,那些正式骑士面露愕然,而那些见习骑士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弗朗西斯感受到了一束熟悉的目光,他往那边看去,一个见习骑士刚刚戴上皮质的弓箭手套。

  “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洛维安立刻问道。

  弗朗西斯继续大声道:“半灵体毕竟不是纯粹的灵体。生气对它的伤害尤为巨大,但是只有强烈的生气才能摧毁半灵体。充满生命力的血液或是其他液体能够融化这些怪物,但是——”

  周围再度沉寂下来,不知为何,弗朗西斯的声音竟然博得了所有人的默许——也许是和洛维安一样的原因吧。哈尔模尼亚的表明凝重起来,他发现无论如何加强斗气光罩的强度,其中渐渐蠕动的黑暗竟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几个年轻的见习骑士带着受伤的火之骑士团的法师渐渐后退,最近加入见习骑士的几个人面色已经有了变化,因为他们看见,在蠕动的黑暗中,渐渐伸出了几支干瘦如骨架的黑色手臂,扶着破损的马车渐渐显露出它的正体。

  这似乎是一具黑色的,没有立体感的骷髅骨架。无从从任何角度看出它所具有的生命特征,这种平面的感觉与周围的立体环境矛盾出一种令人头痛的不和谐感。

  洛维安无声无息地错到雪沫和弗朗西斯身前,一缕缕黑暗精气将他们脚下粗糙的地面变得平滑。

  哈尔模尼亚没有不注意到这一个细节,但是他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斗气输出上,时而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一种淡淡的“嘶嘶”声响起,没有立体感的影士伸出一支骨架般的手指。缓慢却无停滞地穿过了哈尔模尼亚的斗气护罩。

  它的方向是受创的红茶,也许是他淡淡的血腥味最先引起了它的注意。红茶一副果决甚至说是偏执疯狂的样子,他掷出断裂的匕首。同时挥身而去。

  弗朗西斯似乎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他扭过头去,不愿意看接下来的一幕。

  并没有什么令人感到恶心的画面出现,红茶与缓慢蠕动着的影士撞在一起,然后——无声无息地融化,消失在那一片没有立体感的黑影之中。

  就仿佛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一张纸吸收墨水一般吸收掉一样,诡异冰冷的一幕让周围的一切挤进了绝对的寂静中。甚至每个人的呼吸都不再大声。生怕引起了他的注意。

  黑暗的地下,响起了一瞬地面上无法察觉的破碎声。

  逐渐,吞噬了红茶血肉的影士开始逐渐变得立体化。纯粹的如同一片平面黑影的影士开始有了些微的立体感,纯粹的黑暗中出现了几道灰暗的光线,浅要地勾勒出了它灰暗的轮廓。

  洛维安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正在发生变化的影士身上,弗朗西斯紧绷着脸。瞄着红茶消失的方向。表情中有一丝伤感。也许他曾经与红茶有着不错的关系——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洛维安身边的没一个人都将目光锁定在蠕动着的影士身上,没有人注意到那些自己盟友的动向。

  弓弦的释放声如同投入进平静水面的一颗石子,激起了在场所有人包括不知是否算得上是生命体的影士的注意。

  洛维安的战斗本能让他闪身一侧,锋锐的箭头没有击中它的目标,而从洛维安的一旁掠过。

  但是裹挟着金绿色斗气光芒的箭矢仍旧划开了洛维安的肩膀,一缕紫色的血液溅开。落到哈尔模尼亚的斗气光罩上,随着一缕丝丝声化作一片紫雾。伴随着一股带着异香的血腥味道。

  “轰!——”

  即使以洛维安的强悍,也猝不及防此刻弗朗西斯的爆发,弗朗西斯周身黑雾凝聚,在他周围形成一片惨烈的黑红色。此刻的弗朗西斯,没有使用他训练时洛维安所给他的仿制末日权杖,而是洛维安第一天见弗朗西斯时,他手中的那柄温廷顿家族传承下来的精钢长剑。

  流动着黑色精气的剑尖指定着不远处的一名见习骑士。那名风之骑士团的见习骑士刚刚放下手中的长弓。

  “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弗朗西斯的脸被黑雾所笼罩,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失去了温度。

  被弗朗西斯的威势所慑,那名见习骑士也爆发出一团金绿色的斗气光芒。身为见习骑士,就有如此精深的斗气造诣,天下第一骑士团中果然没有庸才。

  “需要我做出什么解释?”见习骑士冷笑道,“黑色之翼的干部,人偶师弗朗西斯。别以为你找到一个魔族的靠山就能够侵犯圣地的圣洁,虽然不知道你从哪个魔族手里学会了什么邪法,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以前我毁掉的是你的人偶,而今天,毁掉的就是你!”

  嗅到血腥气息的影士又开始移动,包括哈尔模尼亚在内的其他圣地骑士们,都愕然地注视着这场冲突。

  洛维安平静如水,缓缓后撤着步子,思考着如何从影士的本能吞食**中抽身。

  雪沫咬咬牙,撕下了一片衣料,嘴中念念有词,一阵光芒闪过,又是一道防御结界。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弗朗西斯,带着雪沫和丁坎离开这里,现在。”除了哈尔模尼亚之外,他不认为其他人能够轻易阻拦他的行动。那名不识时务的见习骑士的目标显然就是弗朗西斯,不过却失误中让自己成为了影士的目标。以那名见习骑士的立场,他这样做并无错误——

  “我会记住这一天的,卡安。”弗朗西斯紧盯着见习骑士,“你会为之付出所有的代价。”

  黑色的风暴声响彻林地,弗朗西斯抄起雪沫的腰,右手单手持剑,剑刃如同夜色中的响尾蛇一般刺向卡安。

  卡安毫不畏惧,左手抡起弓身。这时弗朗西斯才发现在弓身上也有几片锋锐的刀刃。

  黑色绿色双色的对撞声再次响起,弗朗西斯闪烁着黑暗光芒的剑刃挑向卡安的面孔。而卡安的弓身直接斩向弗朗西斯的脖颈。

  不留余地的杀招。

  不过卡安没有注意到,雪沫依然在维持着刺绣在袖口处魔法阵所召唤起的元素屏障。

  所以卡安的弓身有了半秒钟预料之外的阻隔和延迟。

  弗朗西斯黑色的剑芒划过。一道被黑色火焰灼伤的巨大焦痕从卡安消瘦的右嘴角一直延伸到鼻翼。金绿色的斗气也在弗朗西斯的肋下炸出一个焦黑色的伤痕。

  看见了纯粹黑暗属性的精气,看见了溅开紫色魔血的魔族,心中有了一丝决断的正式骑士们纷纷起身,甚至在片刻中忽略了影士的存在。数个正式骑士追向仍旧腾空而起的弗朗西斯,另外几个转向了面无表情的洛维安。

  洛维安暗动黑暗追踪术,锁定的目标是弗朗西斯。

  黑光一闪,巨大的精气消耗带来的回报是近乎瞬移一般的高速直线移动。他出现在弗朗西斯身后。左臂精气盾闪烁着暗淡的紫红色光芒,右手中挥动起一片暗红色的浓云。

  一只黑色巨龙从浓云中猛地探出身体,与猝不及防的正式骑士们撞在一起。坚固的厚甲难以抵挡无所不入的黑暗精气。有着同时物理和精神冲击的血月斩甚至无视了他们的斗气防御。

  体内流转的斗气洪流仿佛遭到了凭空出现的巨大沉石,激起了无法控制的巨大波浪。斗气气旋在血月斩的肆虐下疯狂旋转起来,经脉无法承受自身过强的输出,纷纷断裂破损。

  几声闷响。身着重甲的正式骑士们纷纷坠地。几个实力颇强的骑士勉强抵怠 」D嵫怯么庞巧说恼坷渡垌⑹幼排员呷忌兆呕鹧娴幕醢疤砹恕

  “什么太晚了?”雪沫好奇地问道。

  哈尔模尼亚没有回答,拄着剑对那些清醒过来的骑士们说道:“我劝你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在事态还没有变得无法解决之前。我会亲自向陛下汇报此事,她不会降罪于你们。至于你,那就要看你的命数了。”哈尔模尼亚望向红茶。

  红茶已经伤愈,他又抽出一柄短匕首,嘶哑地说道:“千翼组十名精锐折损我手。若我无法完成任务,只有以死谢罪!”

  洛维安并没有注意这些对话,他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燃烧的货包上。一种不祥的气息渐渐从中渗透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洛维安问道。

  “影士。”哈尔模尼亚轻声道,“一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人造产物。逆道而行,终将天谴。希纳斯陛下为顾全大局,将这种不祥之物带到了这里。也许是为了在大地之主面前无愧吧,陛下恳请我作为这些孽物失控时的超度者,但是——”

  他话锋一转,“同样,您也是违背自然规律的逆道者。”

  洛维安一震,他已经确信这个五百年前的精灵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如果生活在那个时代,他们注定对洛维安的名字不会陌生,但是五百年寿命的精灵?——“王族精灵?”他低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能与我有过交集的王族精灵,除了精灵王梅赛德斯之外,全成为了我的权杖的祭品。”

  哈尔模尼亚依旧拄着巨剑。温和地回答:“如果您印象还清晰的话,您会记得椎雅锡林——我的母亲。”

  洛维安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片记忆中的画面,面前时苍冰色的火焰,自己的背影在火光中被拉得好长好长。破碎的精灵城镇门前燃烧着一团黑红色的烈焰,在那里是叹息着的血月族将士的英灵。

  自己站在苍冰色的精灵城镇身前,面前是血月祭典时对逝去亡魂的哀悼,全然忘记了身后倒在自己权杖和军队铁翼下的五千名善良纯洁的精灵和高贵坚韧的精灵王族。

  洛维安立刻明白了在这一时刻。面前的王族精灵蕴藏着对自己多么强烈的仇恨。绵延了五百年的仇恨,足以将善良纯洁的精灵发酵成魔族一般残忍疯狂。

  周围的人莫名其妙地听着监督官大人和那名神秘强大的车队护卫之间的对话。

  “先皇的谶语我无敢反驳,所以我只能将这份仇恨埋藏心底。”哈尔模尼亚淡笑道。“这是您的第一个考验。我并不是宿命论的信徒,但是在这一时刻,我必须对自己的信仰方向加以思考。”

  弗朗西斯紧盯着面前火苗暗弱下来的货箱,一股寒气随着浓雾一般的黑暗开始渐渐浮现。破碎的魔法阵光辉迅速消失在浓郁的黑暗中。

  “最繁复的保护法阵竟然在最简单的火焰中就能失效?”雪沫思索着。一点没有觉察危险的意识。“这大概是返璞归真的道理吧?”

  弗朗西斯的嘴唇已经开始发青了,作为曾经黑色之翼的干部——他猛转向头,看着一脸决然的红茶。

  “红茶大人!你不会告诉我们这就是格里梅尔教授的‘半灵体’吧?”弗朗西斯巨大的声音打破了在场莫名的沉寂。

  红茶虽无伤势,但是显然力量已经耗尽,他向前几步想要挥起匕首,却最终无力地摔倒在地上。

  弗朗西斯从红茶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

  哈尔模尼亚举起巨剑,一**的紫红色斗气开始汇聚,渐渐笼罩住了那些被黑暗吞噬的货包。“他们会吞噬一切拥有血肉的东西强化自身,我会尽可能限制住他们一段时间。你们现在立刻离开!”

  “开什么玩笑!”弗朗西斯忽然抬起头,声音刺耳而沙哑,“半灵体能够随意在光影之间切换,黑暗就是他们的介质,谁能有超过光影的速度!”

  弗朗西斯狠狠地看了看四周,那些正式骑士面露愕然,而那些见习骑士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弗朗西斯感受到了一束熟悉的目光,他往那边看去,一个见习骑士刚刚戴上皮质的弓箭手套。

  “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洛维安立刻问道。

  弗朗西斯继续大声道:“半灵体毕竟不是纯粹的灵体。生气对它的伤害尤为巨大,但是只有强烈的生气才能摧毁半灵体。充满生命力的血液或是其他液体能够融化这些怪物,但是——”

  周围再度沉寂下来,不知为何,弗朗西斯的声音竟然博得了所有人的默许——也许是和洛维安一样的原因吧。哈尔模尼亚的表明凝重起来,他发现无论如何加强斗气光罩的强度,其中渐渐蠕动的黑暗竟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几个年轻的见习骑士带着受伤的火之骑士团的法师渐渐后退,最近加入见习骑士的几个人面色已经有了变化,因为他们看见,在蠕动的黑暗中,渐渐伸出了几支干瘦如骨架的黑色手臂,扶着破损的马车渐渐显露出它的正体。

  这似乎是一具黑色的,没有立体感的骷髅骨架。无从从任何角度看出它所具有的生命特征,这种平面的感觉与周围的立体环境矛盾出一种令人头痛的不和谐感。

  洛维安无声无息地错到雪沫和弗朗西斯身前,一缕缕黑暗精气将他们脚下粗糙的地面变得平滑。

  哈尔模尼亚没有不注意到这一个细节,但是他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斗气输出上,时而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一种淡淡的“嘶嘶”声响起,没有立体感的影士伸出一支骨架般的手指。缓慢却无停滞地穿过了哈尔模尼亚的斗气护罩。

  它的方向是受创的红茶,也许是他淡淡的血腥味最先引起了它的注意。红茶一副果决甚至说是偏执疯狂的样子,他掷出断裂的匕首。同时挥身而去。

  弗朗西斯似乎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他扭过头去,不愿意看接下来的一幕。

  并没有什么令人感到恶心的画面出现,红茶与缓慢蠕动着的影士撞在一起,然后——无声无息地融化,消失在那一片没有立体感的黑影之中。

  就仿佛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一张纸吸收墨水一般吸收掉一样,诡异冰冷的一幕让周围的一切挤进了绝对的寂静中。甚至每个人的呼吸都不再大声。生怕引起了他的注意。

  黑暗的地下,响起了一瞬地面上无法察觉的破碎声。

  逐渐,吞噬了红茶血肉的影士开始逐渐变得立体化。纯粹的如同一片平面黑影的影士开始有了些微的立体感,纯粹的黑暗中出现了几道灰暗的光线,浅要地勾勒出了它灰暗的轮廓。

  洛维安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正在发生变化的影士身上,弗朗西斯紧绷着脸。瞄着红茶消失的方向。表情中有一丝伤感。也许他曾经与红茶有着不错的关系——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洛维安身边的没一个人都将目光锁定在蠕动着的影士身上,没有人注意到那些自己盟友的动向。

  弓弦的释放声如同投入进平静水面的一颗石子,激起了在场所有人包括不知是否算得上是生命体的影士的注意。

  洛维安的战斗本能让他闪身一侧,锋锐的箭头没有击中它的目标,而从洛维安的一旁掠过。

  但是裹挟着金绿色斗气光芒的箭矢仍旧划开了洛维安的肩膀,一缕紫色的血液溅开。落到哈尔模尼亚的斗气光罩上,随着一缕丝丝声化作一片紫雾。伴随着一股带着异香的血腥味道。

  “轰!——”

  即使以洛维安的强悍,也猝不及防此刻弗朗西斯的爆发,弗朗西斯周身黑雾凝聚,在他周围形成一片惨烈的黑红色。此刻的弗朗西斯,没有使用他训练时洛维安所给他的仿制末日权杖,而是洛维安第一天见弗朗西斯时,他手中的那柄温廷顿家族传承下来的精钢长剑。

  流动着黑色精气的剑尖指定着不远处的一名见习骑士。那名风之骑士团的见习骑士刚刚放下手中的长弓。

  “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弗朗西斯的脸被黑雾所笼罩,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失去了温度。

  被弗朗西斯的威势所慑,那名见习骑士也爆发出一团金绿色的斗气光芒。身为见习骑士,就有如此精深的斗气造诣,天下第一骑士团中果然没有庸才。

  “需要我做出什么解释?”见习骑士冷笑道,“黑色之翼的干部,人偶师弗朗西斯。别以为你找到一个魔族的靠山就能够侵犯圣地的圣洁,虽然不知道你从哪个魔族手里学会了什么邪法,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以前我毁掉的是你的人偶,而今天,毁掉的就是你!”

  嗅到血腥气息的影士又开始移动,包括哈尔模尼亚在内的其他圣地骑士们,都愕然地注视着这场冲突。

  洛维安平静如水,缓缓后撤着步子,思考着如何从影士的本能吞食**中抽身。

  雪沫咬咬牙,撕下了一片衣料,嘴中念念有词,一阵光芒闪过,又是一道防御结界。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弗朗西斯,带着雪沫和丁坎离开这里,现在。”除了哈尔模尼亚之外,他不认为其他人能够轻易阻拦他的行动。那名不识时务的见习骑士的目标显然就是弗朗西斯,不过却失误中让自己成为了影士的目标。以那名见习骑士的立场,他这样做并无错误——

  “我会记住这一天的,卡安。”弗朗西斯紧盯着见习骑士,“你会为之付出所有的代价。”

  黑色的风暴声响彻林地,弗朗西斯抄起雪沫的腰,右手单手持剑,剑刃如同夜色中的响尾蛇一般刺向卡安。

  卡安毫不畏惧,左手抡起弓身。这时弗朗西斯才发现在弓身上也有几片锋锐的刀刃。

  黑色绿色双色的对撞声再次响起,弗朗西斯闪烁着黑暗光芒的剑刃挑向卡安的面孔。而卡安的弓身直接斩向弗朗西斯的脖颈。

  不留余地的杀招。

  不过卡安没有注意到,雪沫依然在维持着刺绣在袖口处魔法阵所召唤起的元素屏障。

  所以卡安的弓身有了半秒钟预料之外的阻隔和延迟。

  弗朗西斯黑色的剑芒划过。一道被黑色火焰灼伤的巨大焦痕从卡安消瘦的右嘴角一直延伸到鼻翼。金绿色的斗气也在弗朗西斯的肋下炸出一个焦黑色的伤痕。

  看见了纯粹黑暗属性的精气,看见了溅开紫色魔血的魔族,心中有了一丝决断的正式骑士们纷纷起身,甚至在片刻中忽略了影士的存在。数个正式骑士追向仍旧腾空而起的弗朗西斯,另外几个转向了面无表情的洛维安。

  洛维安暗动黑暗追踪术,锁定的目标是弗朗西斯。

  黑光一闪,巨大的精气消耗带来的回报是近乎瞬移一般的高速直线移动。他出现在弗朗西斯身后。左臂精气盾闪烁着暗淡的紫红色光芒,右手中挥动起一片暗红色的浓云。

  一只黑色巨龙从浓云中猛地探出身体,与猝不及防的正式骑士们撞在一起。坚固的厚甲难以抵挡无所不入的黑暗精气。有着同时物理和精神冲击的血月斩甚至无视了他们的斗气防御。

  体内流转的斗气洪流仿佛遭到了凭空出现的巨大沉石,激起了无法控制的巨大波浪。斗气气旋在血月斩的肆虐下疯狂旋转起来,经脉无法承受自身过强的输出,纷纷断裂破损。

  几声闷响。身着重甲的正式骑士们纷纷坠地。几个实力颇强的骑士勉强抵挡住了洛维安精心准备留给影士的这一击,怒吼着投出了手中的重剑。失去了全力斗气支持的攻击对洛维安来说并不存在威胁,如游蛇般的黑暗精气轻易地改变了重剑的轨迹,擦身而过。

  洛维安并不轻松,强大的危机感瞬间从一个角度呼啸而来,来不及多想,他锁定了远处的一个位置,再次使用消耗相当大的追踪术。勉强躲过了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影士。

  影士所过之处,青翠的草木纷纷枯萎。

  弗朗西斯对洛维安并不强大却精妙绝伦的攻击心驰神往。二级魔法漂浮术让他稳稳地留在空中,此刻他必须明白,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成为了一个意外的告别时刻。

  “老师!”弗朗西斯一把扯掉他已身着多时的人偶师长袍,露出了其中的武士劲装,“半灵体没有智慧,他们只能游走在黑暗之中。正午时它无法接近真正的生命体,你只有在那个时间才能休息!其他时间——祝你好运!”

  站在他们身前,面颊上留下一道深深伤痕的卡安冷冷地注视着上空的弗朗西斯,他的敌人回应了一个轻蔑的眼神。

  “这是你倒数第二次见到我本人,好好看看吧!”弗朗西斯冷声道,然后轻展魔法元素组成的风翼,雪沫留下了一个无助失神的目光。

  已经认准了第一个猎物的影士在获得自己的牺牲品之前不会挑选第二个牺牲目标,黑影看似缓慢实际快得匪夷所思,洛维安体内两颗晶核疯狂地旋转,濒临极限的输出让他咬牙一次次施展消耗巨大的追踪术,一次次险而又限地躲开影士融化一切的诡异攻击。

  而造成这一对洛维安来说甚至是无妄之灾的罪魁祸首卡安却对此不为所动,下方的所有正式骑士目光中有的带着怜悯,有的带着无所谓,更多的则是疑惑——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圣地官方的监督官会是一个他们眼中低贱的魔族。

  洛维安对此没有时间思考,若是他有时间的话,他也只是抱以一个冰冷的回视。

  唯有哈尔模尼亚腾空而起,身后悬浮着那柄拥有器灵的金红色宽刃巨剑。

  双手平举,刺目的金光从哈尔模尼亚近乎半透明的精致手掌上幅散开来,在迷蒙的光元素下,影士变得模糊,速度明显变慢。只不过召唤如此庞大的光元素对于自出生起就沉浸在暗元素中的洛维安来说只是痴人说梦而已,他注定不能以此方法作弊了。

  洛维安在黑暗元素与光明元素的湮灭中勉强稳住身体。和悬浮在自己面前的精灵族隐修者,王族精灵哈尔模尼亚对视。

  “如果你说这是掌控时间与命运的主神伦娜之意的话,我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我对时间之主所作出的渎神举动,可谓是空前绝后。”洛维安喘息着说道,对于这位曾经将女神分身流放至破碎空间中的军团长来说,任何神罚他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哈尔模尼亚淡笑道:“阁下的觉悟真是令人出乎意料……不过确实,这项考验在此刻之前,就已经成为了命运之石的镌刻。这是大陆之主,圣皇陛下的预言。”

  “希纳斯?”洛维安闪动着。躲避着就缠上来的影士。

  “这并非沉睡在天鹅羽翼下的希纳斯陛下,而是沐浴于月华荣耀中的艾丽娅陛下的低语。”

  “是她……”洛维安低声道,他忽然有了一种古怪的感觉。似乎这位他记忆中最强大的敌人已经在很早之前就看透了命运的走向,而她明蓝色的如水目光中,含有一份对第三军团长意味深长的凝视,“考验……甚至希纳斯陛下对我复兴魔族的承诺。都是建立在我能够通过这些考验的基础上吧?”

  哈尔模尼亚微微颔首。不再发话,将巨剑背在他看似纤弱优美的背后,飘然踏空而去。

  光元素散去,东方出现了一丝极细的白芒,影士快若鬼魅的速度降下了那百分之一。

  洛维安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那些六神无主的圣地骑士们,锁定了一个远方的目标,如流星般掠去。身后是骤然跟进的影士。

  圣地。

  皇宫,后花园。

  希纳斯手中的白瓷茶杯中。淡金色的茶水明镜一般的表面荡漾起一丝涟漪。

  隔着雕工精美绝伦的白木茶桌,闭目养神的南哈特微微睁开眼睛,“希纳斯,你是否又在质疑先皇陛下的遗语?”

  被一语道破心机,希纳斯浅浅笑道:“真是令人吃惊呢,南哈特。你还是那么智慧,一切都瞒不过你。看来,再充分的准备,也无法抵挡命运来临时时间之主的选择,影士,终究不能被我平平安安地送到天台关啊!”

  南哈特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命运会选择最合适它发生的环境,就如同河流会选择最适合经过的河床。”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的姑姑能有如此精准的预言力量。我沉浸在对命运的理解之中已经多年,面前却仍是一片雾霭。”

  “先皇陛下之能,远非我所能够揣测。”南哈特轻抿茶水,“不过我们需要的就是,在命运发生之前,做好准备,并不需要提前得知这一切而对必然的发生感到灰心失望。”

  一阵莫名的沉默。

  “我们的英雄战神艾安,还在天狼山脉那边吧?”许久后,希纳斯忽然问道。

  “战斗是刻印在她血液中的元素,她不会离开战斗。更何况,失去所有记忆的她需要时间回忆起她的过去——她的仇恨和意志,身为战神所需要的一切。”

  “如果以时间之主之能,也无法唤醒长眠在她灵魂深处的战神呢?”希纳斯挺直纤细的腰身,缓缓问道。

  南哈特淡漠的回答,“那么战神之名,便不再属于艾安。”

  希纳斯脸色微微一变,半晌后,她才幽幽叹息后说道,“你真是一个现实到冷酷的人,南哈特。”

  南哈特不再回答,静心品着茶。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光之骑士团长米哈尔.莱德尼斯有些粗鲁地推开了面前的灌木丛,金属靴子在砖石地面上发出了叮叮的杂声。

  米哈尔行了一个简单的骑士礼,随即说道:“陛下,你说过最近一段时间,若有人试图闯出皇宫,不得进行阻拦?”

  希纳斯点点头,“是有这回事,有什么特别的吗?”

  “刚才那个出现在大陆会议结束晚宴上的魔族忽然出现,强行离开了圣地。依据你的命令,骑士团并未阻截,只是进行了口头警告。”

  希纳斯颔首道:“你做的没有错,米哈尔。无论是魔族还是人类,凡是大陆之上的一切智慧物种,均是大陆之主的臣民,而且无条件地服从命令,是他们的荣耀。”

  米哈尔微微一愣,捶胸行礼后,转身快步离开了后花园。

  面对着南哈特欲言又止的神情,希纳斯放下茶杯,“看来我们的军团长阁下有幸提前开始第二个考验呢!”u
骑士悲歌最新章节http://www.99zw.cc/book/6962/,欢迎收藏本书!(内容报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豪婿神级开挂抽奖系统重生香江之传奇人生修真万年归来星囚穿书之女配的分手日常绝地之永不言弃妻迷心窍今天开始做文豪盛宠妻宝